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磁麥】Yes, My Lord. (18) END

*某人最近開sn●pchat以後畫風突變得有點嚴重我有點方(。

*最後一章主要是交代尾聲,平平淡淡的過去也沒想要有什麼壯烈(??)的場景其實

*還有很多想說的話想分享的一些瑣事,為了避免影響閱讀情緒全部都丟到後面了

*是說晒傷要幾天才能好全啊……(。

    接近正午時分,城裡人來人往的,早市卻已經收得差不多了,至少大部份擺出蔬果和肉品的攤子都接近打烊狀態,只差把木牌掛上遮陽棚說明日請早歡迎客人再度光臨。

    街上一個金髮青年走在連成片的棚子陰影底下,兩手抱著一只布包,滿臉著急地閃避人群四處張望。

    青年的個子不算高,從五官來看甚至還比較接近剛拜師不久的年輕學徒,但是蓋在袖子底下,在特定部位生出薄繭的雙手卻充分顯示出,他已經是個飽經磨練的商人,唯一看起來仍然比較生澀的,或許是他和這座城市的熟悉程度——畢竟他真正定居在這裡的時間,也才不過一年多幾個月。

    青年越走越急,午間的酷熱似乎燒盡了他的耐心,他開始大聲叫喊,決定把朝他丟去的嫌棄眼光全部無視掉。

    「Ian?Ian!」他往一條小巷裡看去,只有幾隻野貓像幫派群聚被打擾一樣一齊瞪向他,青年鄙視地撇過頭,回到大街上壓低音量開始碎唸,「叫人顧門是死到哪去……不就還好我出門只有一下子……」

    他快把平常會經過的街道都繞完了,眼看就要回到自己的商舖,忽然注意到對面裁縫店裡,傳出小孩子笑鬧的尖叫聲。

    ……很好,他終於找到人了。

    他撒開步子直接衝向裁縫店門口,「Nina!我家小鬼呢!」青年拍開大門朝櫃台吼道,完全不管店裡頭有沒有別的顧客。

   櫃台裡一名二十出頭的少婦咬著筆桿抬頭,「啥?Ian嗎?」

    「廢話。」

    「我找他陪我女兒。」

    「……那我的店呢?」

    「也就住對面而已,我順便幫你看著嘛。」

    「……」青年痛苦地揉揉額邊,無語了好一會才擠出一句乾巴巴的回答,「那我先回店裡吧……顧好我家那隻,他才九歲。」

    「Leon去哪了?他可以幫你顧店吧?」

    「他還在公會裡,」他翻個白眼,轉身貓著背就要走出店門,「算了反正我沒事,先回去……」

    「欸等一下,Max……Max!」Nina整理了下有些散落的髮髻,站起身拉住青年的斗篷,「我想到一件事,我丈夫找你,說要和你討論一下城裡慶典要用到的酒。」

    「好,那晚上請他來我店裡吧,」Max揚手表示知道了,回到裁縫店的櫃台前,他朝樓梯口的方向輕喊,「Ian,晚飯前如果我或Leon沒有看見你,你今晚就準備睡到店門口,聽見了沒?」

    屋子裡靠近角落的地方傳出清脆的童音,「好的師父,是的師父!」

    「油嘴滑舌跟誰學的?」Nina忍不住大笑出來,「難怪這麼小就會勾搭我女兒。」

    「妳女兒才剛會走路。」Max一臉看白痴的樣子瞥向裁縫店老闆娘,曾經他當成小弟在照顧的牧羊女孩,「街上撿來的總是比較世故。」

    「Max,別讓我提醒你你第一次碰到他時,你們兩個一起哭成什麼樣子。」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第三人的聲音插入店裡頭兩人的對話。

    裁縫店門口的鈴鐺搖了搖,一個高瘦的身影鑽進來,一把揪起Max的後衣領就要往門外拖,「嗨Nina,晚上幫我們把徒弟送回來,謝了。」

    「不謝!」女孩爽朗地揮手,送走在住進城裡之前就已然熟稔的兩位好友。

    「大隱隱於世啊……也是很厲害。」她一邊哼歌,一邊將剛處理完的帳本收進小櫃裡上鎖,門鈴又一次響起,她抬眼,嘴角隨即揚起溫柔的笑容,「你回來啦?」

***

    Max很鬱悶,他又一次在大街上被一個全市公認武技最優秀的傢伙給拎回家裡,就算距離只是過一個路口。
    媽的這種感覺真不是普通的丟臉。

    「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他掙扎著抬手探到後頸去掰開對方的手指,「你這樣我不能好好走路啊……Leon你有沒有在聽!」

    「都還沒下午就打烊,你生意還想不想做了?」Leon放開手,抬腿擋住Max一轉身就掃過來的膝擊,「Ian趁我不在又跑去Nina家玩,店裡沒人當然收一收比較保險。」Max收回腳,繞到小巷子裡掏出鑰匙開門,他瞪了一眼跟在他身後的Leon,總覺得腳上還是有差點浮空的錯覺,「今天這麼早回來?」

    Leon聳聳肩滿臉的無所謂,幫著Max收拾他差點掉出東西的布包,「大少爺們想偷懶,我也樂得不看他們臉色。」

    「你什麼時候在乎過?」Max輕笑一聲,開了門鎖徑直往屋子前面的店舖走去。

    兩人住在這座當年簽了公會加盟的城市裡,已經過了一年半。

    自從決定要在城裡定居後,他們便開始全心準備經營一間商舖所需的資本和文件,Leon還因此順帶找到一份幫城裡幾個商行老闆的兒子們訓練武術的兼職——準確來說還是半強制性的,他也不知是哪時候被人發現的武功底子,當其中一個商行的秘書走進酒館要求草擬合約時,Max和酒館老闆差點沒在旁邊捶桌子笑到快死掉。

    畢竟那紙合約簽下去就和家臣沒兩樣了,最後在Max慫恿下還是各自妥協一半,簽了個看起來有些彆扭的聘書。

    他們在接近城市廣場的某條街裡買下一間房子,剛開始每天都忙於裝修和簽寫文件之間,依然只能暫住在公會酒館的房間裡,好不容易整出一個店面來,他倆正準備開店時,卻被對面的鄰居嚇了一跳。

    他們對門是城裡一間口碑不錯的裁縫店,聽人說是一對年輕夫婦在經營,小倆口幾年前就搬進來的,雖然年紀不大,但已經非常熟悉城裡的公共事務。

    『這樣很好啊,多拉點關係,有個照應也比較方便。』Max是這樣說的,他們沒想到的是,拉關係這點力氣他們根本無需用上。

    兩人那天一早在搭涼棚時聽見背後那間裁縫店打開門,接著是舀起木桶裡的水灑掃門外的聲響,他們沒打算在這時多加理會,一轉頭卻沒辦法再移開視線。

    一個懷了三四月身孕的年輕女子站在門邊,旋身要回到屋裡時不小心碰撞到木桶,裝了半滿的清水灑出來,潑濕她的長裙裙擺;女孩整理一下裙子,抬頭正巧和對門的兩人對上視線,『Max……和,狼先生?』

    Leon直接爆笑出來,就算他看起來已經永遠甩不掉那個莫名其妙的暱稱,『就叫你不要太難過了嘛。』他伸手拍了拍Max的後背,Max愣在原地說不出話,過了好久好久,久到女孩慢悠悠晃過來比劃了下兩人的身高,他才回過神來拍開女孩的手,小心地摸了摸她挽起髮髻的金髮。

***

    Max的店面在去年春季開始營業。

    他延續過往幾年旅途上的方式,在城裡做起貨品轉介的生意,對他來說不一樣的地方似乎只有醒來時不用再思考自己是在哪家旅館裡或哪片草原上,但光是這樣子也就夠他受了,頭兩個月依然有些不習慣,一覺醒來總是靜靜地便坐到床沿,忽然可以過上好長一段的安穩日子,他雖然有點開心,可是也害怕自己無法再適應改變。

    他到現在也還是如此,常常會在打開大門前遲疑好一下子,光線總在這時從靠近天花板的通風小窗滲進來,將他籠在窗格的淡色方塊裡,塵埃夾雜穀物的味道隨著屋內空氣浮動上升,襯得他背影就快褪色融化進日光裡。

    現在也是這樣,逆著光側過臉,看不清表情也摸不見他的心思。

    「不開門還愣在那裡做什麼?」Leon走上前壓住Max的肩膀,越過對方準備打開窗子。

    「先不要開!」

    「什麼?」

    「店門的鎖我也還沒開……」Max輕輕撥開他的手,「獨處一下好嗎?聽我講點話。」

    「你怎麼了?」他固執地把手按回去,這次直接用雙臂環住Max的上身。

    藥草味在幾年裡逐漸混入了小麥的味道。

    「我到現在,還是會忍不住懷疑自己,懷疑自己至今為止,甚至是到以後,做的一切到底對不對。」

    「你做了什麼?」

    「只是想用希望的方式過日子。」

    懷裡的身體動了下,Leon看著Max低下頭,讓臉頰靠上他的手背輕輕地蹭。

    「我好幾次都以為,放棄了過去,就沒有再繼續往前的資格。」

    「盡其所能,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值得非議的。」Leon湊近Max的耳廓,在後方細細地嚙咬,「你放棄了過去?這有矛盾,我這情況又該怎麼說?」

    「說得也是,你提醒了我,」軟糯的觸感一點一點來到唇上,Max鬆開手,轉身栽進Leon的衣服裡,「你一直都在,卻不代表過去,Leon。」

    「你真的很少心平氣和叫我的名字,」Leon埋在Max的髮間低笑,「那你覺得,你放棄過去了嗎?你做的事情都是對的嗎?」

    「……是不是一定要照經文所說才能榮耀上帝,或者得到救贖,說實話我根本不在意。你問我,或者我問我自己,我做的對了嗎?我想我找到答案了。」他感覺到對方深吸一口氣,肩膀縮起來,本就不算高壯的身板在懷抱裡顯得更嬌小,Max的聲音悶悶的,一字一頓卻想盡力說得清楚明白,「是非題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我不想為了其他,我只想為了一個人好好地存在。」

    「為了哪個人?」

    「……你非要我把話說明白嗎?」

    「那倒是不用。」Leon用力揉兩下Max的頭髮,回答裡混著不小心偷笑的氣音,「不過我可以跟你說,我可能碰巧和你一樣。」

    一隻眼睛瞄向他,「碰巧什麼?」

    「不為其他,只想為一個人好好存在。」他空出一隻手抬高Max的下頷,「那個人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是誰吧?」

    「你想直白點我也不會阻止。」

    兩人互瞪好一會,同時別開視線笑出聲來,「你說的,那我就直白點了。」Leon這麼說著,手上收緊力道,彎下腰吻住Max笑起來抿成淡色的嘴唇。

    「不管你早已確認目標抑或是仍在迷惘,我都願意用我餘生,陪伴你繼續走下去,我在此向你宣誓,我的主人,我的Max。」

    唇線一點一點被觸碰,沉默傾訴誓言背後更多僅有言語無法追及的全部,Max踮起腳尖伸開雙臂,他忽略臉頰上刺痛的潤濕,忽略胸腔被擠壓後接近窒息的鼓動,張嘴容納了Leon的舌尖,還有Leon自始至終未曾停止過傳達的心願。

Fin. 01. Jun. 2016.

*謝謝閱讀,還有謝謝在這篇文裡留下印記的所有人。

……

完結後的free talk!!!!!

Yes, My Lord. 這篇文,開坑開得異常迅猛關窗也關得很莫名其妙,而且一不小心就變成寫過最長的一篇文,幾個月裡也經歷了不少事,都是有點關聯又不太相關的,因為真的很想記錄下來,索性放在一起說一說

下收哩哩扣扣的關於這篇文的很多東西,發言一向話嘮又智障,開心就看沒空就關掉吧,像教主大人一樣來去一陣風的free style ★(wtf

Yes, My Lord. 的起源>>最開始!全部!都tm要賴給S04聖誕趴!(兇屁#  當初就是閒閒的聊說啊磁卡在趴踢上扮Sherlock耶~ 如果真的要來一個貝克街AU(?)那應該要叫什麼名字呢~ 不知不覺講到麥芽的全名,然後講到姓氏,然後Meyer在古代是大地主的意思,然後……對……腦洞……就開了(默) 那天晚上剛好被三小(...)市區改正計畫的70頁資料磨得死去活來(O) 看到這個提議簡直當場炸裂在電腦前面還惹來室友關愛的眼光,正確來說是看神經病的眼光,當時因為忙期末只能去圖書館借幾本書囤著,一直到快一個月後放寒假才有空想比較完整的大綱,篇幅可以拖到這麼長也是始料未及XD"

在這裡特別特別感謝一個小伙伴的腦洞圖雖然不知道你還開不開lof_(;3_ㄥ)_ 謝謝你always天外飛來一筆讓我每次都笑得像個白痴(。) 還有謝謝我家寶貝陪我通腦洞給我畫配圖還幫我科普一堆脖子以下無法言說的東西(...)有你們陪我一起聊天一起看比賽一起起肖真的無比幸福qwq

啊還有謝謝那套萬惡的偵探裝,雖然開出來的腦洞他的時代和偵探差了大概有一百八十萬光年那麼遠(。

填坑的期間>>講沉重一點其實寫作過程裡我和文末的麥芽講的一樣一直在懷疑自己XD"我承認我有虛榮心會介意發出去東西的熱度,多一點少一點情緒上都會有起伏,第一話出去的時候我是蠻開心的因為那是我平常發文時最平均的水準,第二話以後也就抱著這個期待來等通知,結果連著四五話下來被打擊得靠杯慘(笑爛) 我知道我寫的東西還蠻越線的可是……不至於吧(´;ω;) 那時大概是一頭熱還沒有冷卻下來,加上放長假特別閒才可以一個月那麼多更,我知道自己越過別人的線,所以從故事內容又懷疑到自己的動機自己的人格,好幾次都想打tag求大家來看我的文想想這樣太高調太不要臉還是本分的繼續寫就好,好不容易熱度破了五六七八時才真的感覺關注作品的人變多了,當下還是很貪心的想要求更多,可是唯一能做也必須做的還是只有把坑填完;在這裡真的真的真的很感謝自始至終每次更新都有戳喜歡或留言的讀者們,謝謝你們的不離不棄,才讓我有動力把故事寫到完結。

結果四月以後簡直多災多難……心理障礙硬逼自己去克服了,可是開學後堆上來的一堆包袱不可能說甩就甩,好幾次都以為自己會往生,喔漏我最近真的好喜歡往生這個詞(。) 自從開始籌辦系會活動後將近兩個月都兩點多三點才能睡,睡前面對的不是LL!不是夢100(暴露了什麼)全部全部全部都是沒弄完的企劃都是雷包甩過來的鍋都是word和excel好想把那個雷包從電腦裡面拖出來打ryyy 加上打工是排假日班我差點以為我這輩子一年365天都沒有休假了qwq

我好想要真姬的SR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wqqqqqq

結果更新就這麼延宕了下來……現在活動大致結束,更新也變得勤快了!你看你看yes my lord 也已經完結了yaaaa(B嘴# 再一次謝謝願意等待的各位,讓我知道我沒有被放棄,也謝謝生日前後給我各種支援餵食和拍拍摸摸抱抱的同學親友們,讓我知道我的二十歲不是只有無法善了的企劃書和超商買的蘋果酒((((

還有謝謝我媽把我生成金牛座((很無關

完結以後>>廢話首先當然要先寫一篇現代背景的有手機平板snapchat(硬要# 的東西來回血一下啊啊啊啊!!!!!然後關於本篇的話,之前自己沒標tag在亂嚎的想寫的番外篇最晚暑假時一定會出來……我指的是生日想給自己的那篇(´·ω·)((。 對了兩人在故事尾聲時大概是二十七八歲,Nina和他們差了六歲,古代女子普遍早婚so我想這應該說得通√

其他應該就沒有什麼要再交代了……我不知道長度這麼恐怖的free talk發出去後會收到什麼反響會不會很多人不接受捆綁銷售什麼的(艸) 文的本身因為是照著自己設定的框框寫,可能寫得很順故事卻也相對變得死板沒有起伏而且遺漏很多東西……最後不管結局是否為人所接受,都再一次謝謝讀到這裡的大家qwq

See you.

评论(21)
热度(18)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