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待授權翻譯] Maybe one day we’ll mean it

*授權請求已經發出去了,收到回覆後會馬上回來改

*tag只有打人名+球隊名,CP先跳過 

*翻譯無beta,誤譯請輕拍_(;3_ㄥ)_

*空虛寂寞的跑去看英文糧了坑都還沒填(。 

*這篇有點揪心可是裡面小軟和麥芽的互動真的好暖好暖qwqqq 


---✂----------murmur分隔線----------✂---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62452


原作:Rin_SchwarzFeuer

翻譯:MatthewKo 

CP:Kaan Ayhan/Max Meyer, Max Meyer/Leon Goretzka, Benedikt Höwedes/Kaan Ayhan, Benedikt Höwedes/Manuel Neuer(提及) 

(斜線應該沒什麼意義吧) 

人物:Kaan Ayhan, Max Meyer, Leon Goretzka, Benedikt Höwedes

原文發佈時間:2014-11-04 


---✂----------正文分隔線----------✂---


Summary
沒有哪件事是他們能夠預期的,同樣地也沒有哪件事是他們短暫一生中能夠被準確預測得到的。 




這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狀況。 

Max嘆一口氣,轉過頭看向躺在他旁邊,正輕輕打著鼾熟睡的朋友。 

至少Kaan現在沒有皺著眉頭了,那些紋路出現時,看起來就像要永遠刻在他額頭上了一樣。 

金髮的小個子男孩小心撥開Kaan的頭髮,讓指尖一下一下溜過對方乾淨光滑的前額。 

「別想那麼多,Max。」Kaan帶著鼻音出聲,深棕色的眼睛瞇起來瞥向Max。 

他嘆了一聲,臉上表情變得柔軟,帶著一點同情。寂靜陡然出現,擴散在兩人之間。 

他張開手臂,金髮男孩靠過來,用力把身體擠向Kaan因為睡眠捂得溫熱的胸膛前。 

幸好不必再多說什麼,Kaan想。 

Max感覺到那個年紀稍長的男孩在二度墜入夢鄉以前,在他頭上印下了一個吻,伴著耳邊兩三句低語,一些用土耳其文說的小情話。 

他把臉埋進褐髮男孩的頸間,試著不要再去想他更希望可以待在這裡的另外一個。 

為什麼他就沒辦法和Kaan談戀愛呢。

-- 

沒有哪件事是他們能夠預期的。 

同樣地也沒有哪件事是他們短暫一生中能夠被準確預測得到的。 

-- 

門板被大力甩上後仍在吱呀作響,Max往後瑟縮一下,這才把注意力放回依舊滿是怒氣的青年身上。 

「媽的他到底以為他是誰!他怎麼可以一直把我當作小孩子來看!」 

Max咬住下唇保持緘默。當Kaan被情緒淹沒時,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發洩直到風頭過去。 

「以前到現在做的根本他媽的一點都不夠!……為什麼我就是不能再更好一點?……」當Kaan跌坐到沙發上,好友給他留出的空位時,這是他低聲講出的最後幾句話。 

Max幾乎要被這些話裡全然的悲傷給擊沉了,他覺得胸口悶痛,可以的話他再也不想聽見這些話了,從Kaan嘴裡說出來的這些話。 

他細細顫抖,將同樣無法穩下情緒的身體按緊在懷裡,Max不斷重複那幾句話:「你做得很好了,你已經做得比你想像中還要好,你對他來說一定已經很重要了。」 

顫抖漸漸趨緩,直至終於停止。Kaan伸出雙臂把Max抱得更緊,強烈希望他再也不需要用這些話來安慰自己,用從Max嘴裡說出來的這些話。 

-- 

痛楚連結著人們,這是必然的事實。而又有什麼樣的痛楚,能夠比得過心碎? 


Kaan認識Max好多年了。Max加入沙爾克青年隊的那一天,Kaan就決定要和這個害羞緊張得一整天都拉著衣服下襬不放的金髮小男孩成為好朋友。 

依然還是在緊張,金髮小男孩卻在第一次訓練時就驚豔全場,並在從此以後不斷在Kaan的記憶裡留下更多深刻的印象。 


所以在當了這麼多年好友以後,Kaan其實可以很清楚明白地知道Max在什麼時候戀愛了,以及他的對象,就是隊裡的新人Leon Goretzka。 

Kaan能夠理解為什麼那個褐髮男孩可以如此吸引Max。 

他可以在訓練時自然流露出那股專注與自信,也能在訓練時和大家嬉笑打鬧,但卻永遠都知道底線在哪裡,什麼時候應該停止。也許理所當然地,就是這些同樣的特質,讓他當上了國家隊U17的隊長。 


有一次Kaan問了Max,你是從這時候開始喜歡上Leon的嗎?得到的卻是一個否定的回答。 

「我知道他很帥很可愛,在球場上表現得很好,而且他對周圍人也都不錯,他是個很棒的隊長,我都知道。可是,除非我確定我們兩個中間有一點可能性,不然我是不會對他心動的,我這樣講你可以懂嗎?」 

那是第一次,Max承認了他對Leon的欣賞還有持續保留的希望。Kaan還記得Max那天嘴角浮現的甜笑,並且他希望同樣開心的表情可以出現在他們談論的那一個人臉上。 


可是現在的Max卻總是顯得筋疲力竭,而只要任何一個花過大量時間和Max相處的人,比如Kaan,就會非常清楚為什麼他這陣子會如此低落。 

首先沙爾克正在經歷一段低谷,就算沒有像多特蒙德一樣慘好了,依然是糟糕得可以。第二個原因則是球隊高層的決定,他們撤換掉Keller,換了一個拒絕讓Max上場的白痴當他們的教練。 

假如這還不夠糟,Leon則委實可以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在因傷缺席的數月裡Leon變得非常沮喪──這很好理解,可是當他收到必須再傷停幾個月的消息後,他被徹底惹惱了,這依然可以理解,有哪個運動員會想要因為受傷缺席比賽?尤其是在他的隊伍需要他的時候?完全沒有。但是,這不代表Leon有鬧情緒和冷落隊友的權利,尤其是對Max,他是最想要最希望看見Leon再度奔跑的人。 


Max就這樣被刺傷了,被撕裂得傷痕累累。但他不去怪罪Leon的態度,反而更加相信Leon可以盡快回到場上來。 

這也許就是他們又開始這件事的原因──樂觀的Max,和悲觀的Kaan──他們兩個在互相平衡彼此。 


當然也並非一向都是個悲觀者,他只是不想去接受除了並排成為首發以外,他們的連結方式。 


這也是為什麼他從來沒有作出轉會決定的原因。因為Benni永遠都不會把他當作是比朋友更高一層的存在。 


Kaan 在沙爾克長大,他從四歲起就加入了這個俱樂部,從身穿藍與白開始就學習如何踢球,沒有人可以比他更愛沙爾克,沒有人可以在沙爾克奪冠時比Kaan還要感到更加驕傲。 

只除了Benni,Benedikt Höwedes,沙爾克的隊長,Kaan的偶像。一個他注視的時間遠比其他人都還要多的人,他夢想著、嘗試著可以變得一樣好的人──假如沒辦法超越的話;一個Kaan喜歡了好久、好久,喜歡了好幾年的人。 


Kaan是在某一天訓練時察覺到這件事的,他剛升入一隊沒幾個月,絕對還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摸清和Benni有關的每一件事,可是從某方面來說,他覺得他已經做到了。 

Benni從一開始便清楚了解Kaan對沙爾克的熱忱,並且持續將這名年輕後衛照顧在他的羽翼之下,幫助他能夠更加進步,耐心給予他踢球時的要訣。 

那是在他看見Hunter訓練中不時拿一些話去刺激Benni的時候,他們的隊長臉一下就紅了,而且露出了一個再幸福不過的微笑。 

從那時候起Kaan才真正了解,帶著腹部一陣被攪著擰著一樣的痙攣了解到,他想要那個微笑是因他而起,是對著他展露出來的。 

為了可以成為那個讓Benni笑出來的人,Kaan試著將自己所有對隊長的感情都埋藏起來,他不健忘,他知道Benni不會收回他的感情,對此他太了解了,他可以使用所有他身為一個年輕隊友的優勢來讓這個願望成真。 

就算他知道Benni正在與一個守門員熱戀,一個把身上的藍與白替換成紅與藍的守門員。如果他聽到的是真的。 


Kaan開始花更多時間在訓練上,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如果他做了什麼以後衛來說值得嘉獎的事情,看見Benni為此感到驕傲的樣子,那麼他就會想把這些模樣一幕一幕存放起來,讓它們全都變成只屬於自己的。 

他才不是什麼為了愛情盲目的笨蛋,但他終究只是個人。 

不過,好吧,那算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而當每一次他感到自己讓他的隊長失望了,或是什麼東西提醒他讓他有相似的想法時,他就會在那該死的眼淚準備掉出來以前衝去找Max,然後其他所有人就可以準備滾蛋了。 

-- 

而今,這個晚上就是這一連串哀傷故事的結尾:兩個最好的朋友,在床上互相抱緊彼此,卻都希望此時可以擁住自己的,是心裡想的另外一個人。 

「我愛你,Kaan。」Max埋在Kaan肩膀上低聲說道。 

年紀較大的男孩緊閉著眼,「我也愛你,Max。」他喃喃著,嘗試忽略掉那些語句脫口後隨即而來的空虛。 

Max抬起頭,讓Kaan能夠看清他苦甜參半的笑容,「也許哪天我們倆就認真了,對吧?」 

Kaan點點頭,他的笑容裡更多的是摻了苦澀,「嗯,也許吧。」 




评论(2)
热度(11)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