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授權翻譯] Keeper, Save Thyself (2)

*翻譯無beta,誤譯請輕拍_(:3_ㄥ)_

*tag是>>德足同人+中文人名*4+主流(?)CP名*2

*麥芽是心之友!!!!!!(大哭)

*提前預警,撲克叔被甩了一只很大的鍋

*然後覺得這章翻得不是很好,抱歉TT


----------✂---------------murmur分隔線---------------✂----------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811480/chapters/15553654


原作:Yyydelilah

CP:Leon Goretzka/Christoph Kramer,

Ralf Fährmann/Manuel Neuer,

Christoph Kramer/Manuel Neuer,

Benedikt Höwedes/Mats Hummels(提及)

(斜線應該沒什麼意義吧)

人物:Ralf Fährmann, Leon Goretzka, Max Meyer, Marco Höger

系列《Learning the game》Part 1:Keeper, Save Thyself

進度:2/3

原文(Part 1全文)發佈時間:2016-05-11


----------✂---------------正文分隔線---------------✂----------


Chapter 2 Final

 

July 13th 2014

 

當他把幾桶啤酒從廚房硬是推到人擠人的客廳時,Ralf忽然有種他應該重新思考人生方向的錯覺,也許他不該在球場上當一個職業守門員,反而在酒吧裡當個酒保才是他的天職?在櫃台後面洗杯子然後調酒然後聽所有上門來的人哭訴人生有多悲涼才是這個世界想要他做的事。好吧,時間還很長,他離退休那天還有好一大段距離,可能等到哪天他的膝蓋真的不好使了,他就可以在某個地方買下一間酒吧,然後……

「哇還有這麼多……謝了!」Max舉高他的杯子笑道,嘴角邊的啤酒泡沫都還沒擦乾淨,「還真的就直接放我們進來,Ralle你人真好!」

Ralf挑了挑眉:

「我記得你們根本沒有給過我拒絕的選項?」

「好吧,是沒有。」Max乾脆地承認了,臉上還是掛著得逞的笑,「可是那是因為其他人一定都會說不要啊!」

將啤酒桶推到桌上以後,Ralf朝四周掃了幾眼,他得知道Leon坐到哪裡去了,他進屋裡後便異常地安靜,而且看起來還在恍神。Ralf倒了兩杯啤酒,一杯給他的一杯給Leon,他走到Leon身邊,對方似乎被電視裡的東西吸引了,目光移到螢幕上一個角落,嘴裡喃喃唸著什麼。

「怎麼了嗎?」Ralf把酒杯遞過去,啤酒泡還在沿著杯緣滑落。

Leon忽然全身緊繃,臉色變得蒼白:

「Khedira受傷了沒上先發……Chris正在暖身。」他顫抖著聲音說。

「媽的!噢,我是說……」Ralf不太知道這應該算是好事還是壞事,可是此時的Leon看起來比誰都還要緊張,「他沒問題的,你在賽前有跟他說過加油了吧?」

「嗯,我有。」Leon壓低聲音,儘管根本沒有人往這個方向看,「今天……白天的時候,他聽起來蠻冷靜的,我剛剛還有傳簡訊給他,可是他沒有回,可能就是因為要上場了?」

「應該是……Julian沒有回我,Benni也只回一個字,不過我想,今天是要給他們一點空間沒錯。」

Ralf沒有說出來的是,在經過幾番掙扎以後,他也傳了一樣的內容給Manuel。距離他們最後一次當隊友已經經過五年了,兩個守門員也曾經想過重拾舊有關係,但是他們之間有過太多必須忍住難受忽略過去的事實,因此兩人總保持著一個既定距離──誠懇、友善,沒有過多感情摻雜,只是小心翼翼地保留了些什麼而沒有說出來。

Manuel並沒有回傳給他訊息。

隨著開球以後的那一聲悶響,房子裡興奮聊天的人都安靜下來了,緊繃的情緒很快就瀰漫充斥其間,當先發的十一個人在Lahm的帶領下走出球員通道,在球場上列隊,國歌準備奏下的時候,整個房間是沒有聲音的,Ralf覺得他可以在這樣的環境裡聽見自己的心臟在胸口突突跳動,他往客廳裡看了一圈,猜想可能大部分的人也跟他有一樣的感受,他又悄悄往Leon臉上瞥一眼。

Christoph站在Müller和Kroos中間,隱約可見的微笑裡透著一絲緊張、激昂,還有再明顯不過的驕傲;國歌的前奏響起,攝影機朝隊伍中每一張臉滑去,Ralf很快就被某個人吸引住目光,高大的身影、鮮綠色的球衣,堅定地站在他的隊長身旁。在巴西待了一個月,他的頭髮似乎也在那裡的陽光下染成了略深的暗金色。

比賽以緊湊的節拍和高漲的侵略欲進行著,大部分人似乎只剩下呼吸的能力,他們全都盯著電視屏息以待,Ralf不得不說他得感激自己此時的任務──確保每個人杯子裡的酒都是滿的──能夠讓他在這種緊繃情緒裡稍微分心一下,他只在觀眾發出倒抽氣或者呻吟聲的時候才回頭看一下螢幕;Leon已經坐到房間最角落的位置,死命捏著玻璃杯的手讓Ralf差點以為,那裡面喝一半的啤酒就這樣靜止不動了。

十五分鐘過去,球被清出邊線後很快又扔進阿根廷半場裡,Ralf注意到Leon忽然從椅子裡站起來,鏡頭仍持續追著爭搶的球員,但在螢幕外的某個角落事情好像開始變得不對勁,Leon站起來後整個人釘在原地,眼睛死死瞪著電視螢幕,主播正在報導一件事:Kramer頭部遭到肘擊後倒地不起。

過了一會,攝影機終於不再追著球,轉而將注意力擺向那個被攻擊的球員──Christoph抱住頭倒在地上,慢鏡頭重播插入仍在進行中的比賽,劇烈的拉扯動作裡那名阿根廷後衛猛地一揚手,接著一聲呻吟突兀地響起。

放棄了繼續盯著螢幕看,Ralf很快趕到Leon身邊,現在巴西那邊發生什麼事不是他要關注的事情,大伙自然會幫他盯著,只有Max轉過頭,擔憂的視線準確直接地投向Leon。

隊醫很快便上來診斷,接著幫忙扶起Christoph,後者紅著一張臉,搖搖晃晃地明顯無法一個人好好站著,但是場邊沒有一個人站起來暖身,說明了這個中場球員要繼續投入比賽。

「他還行。」Ralf悄聲說道,伸手輕拍了下Leon的上臂,「他還可以繼續,你看,他們讓他繼續比賽。」

「他不行了。」Leon同樣也減小音量,他依然死盯著螢幕不放,語調卻非常肯定果決,「他必須下場,他們必須讓他下場!」

他的臉繃得像是掛了張面具,可是身體開始顫抖,比賽還在繼續,Ralf把他按回座位上。

觀眾們很快就忘了那一小小段的傷停時間,被Higuain因為越位判決無效的進球吸走了注意力,而Leon仍堅持在螢幕裡尋找那件背號23號的球衣。

「他真的不對勁……我有看到……我很確定……他需要現在就下場……」他低聲重複這幾句話,沒有一個確切的對象,只是在不停自言自語著。

「他還好嗎?」Max在前面用口型問道,對此Ralf只能無奈地聳聳肩,他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現在看來是沒有一個人有力氣把這時候的Leon從螢幕前拖走了。

又經過艱難的十來分鐘,主播的聲音響起,Schürrle即將替補Kramer上場。

Christoph被攙扶下場的時候,目光依然是呆滯的。

Leon緊咬住唇,全身上下在細細發抖。賽場上雙方仍在互相纏鬥,在Christoph的突發狀況以後,看起來暫時是沒有什麼大新聞了,Ralf立刻勾住Leon的手臂,另一手搭上他的肩,護著看起來快要崩潰的隊友走進後面的空房。

遠離了其他隊友們開始打探的視線,Leon臉上的面具終於碎裂,他抓緊衣領,低下頭開始嗚咽:

「一定要讓他沒事……拜託……拜託一定要讓他沒事!……」他漫無目的地在房間裡兜圈子走,挫折與無力感壓得他就要喘不過氣。

Ralf在他變得更焦躁以前把他抓回來,大掌在他的臂上與後背來回輕撫:

「他已經在接受治療了,你要對隊醫有信心,來,先深呼吸。」

「你明明就知道情況!他老早就該下場了他們還讓他繼續!你明明有看到他……」

「我知道我知道……你先冷靜,好嗎?」

慢慢地,Leon的呼吸總算平緩下來,儘管話裡依然透著顫音:

「我要知道他現在怎麼樣,我要現在就知道……」

Ralf放開Leon,他很快掏出手機,抖著手敲出訊息發送,他死死瞪著那個只有幾吋不到的螢幕,祈禱能夠馬上收到回應。

「你需要透氣一下。」Ralf從Leon緊扣的手指間抽出手機,「他不可能馬上拿到他的電話,你該出去看看電視,等一下中場休息時應該會有新聞更新,我們就會看到他的情況,然後我們去院子裡冷靜個五分鐘,喝杯水,再回來繼續看比賽,好嗎?」

Leon笨拙地點點頭,他完全聽從Ralf給他的安排,被Ralf帶著在屋裡到處走,可是心思早已飄到幾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了。

「嘿你們兩個是去哪了?」Marco瞄見才剛回到客廳的兩人,「Benni上半場結束前踢中門柱,現在還是0-0……是說Leon你怎麼啦?看起來不太好,喝太多了?」

幸好Max也注意到動靜,他很快就走向他們,在更多的提問被拋出來以前拉走了Leon:

「放心放心!我會盯著他叫他喝慢一點……喏,Leon,我幫你留了個位子。」當他把Leon拉到房間最角落時他被扯住停下腳步,Max鬆開手,看Leon默默地又坐回他離開客廳以前坐的位子。

Ralf在一旁偷聽到Max給Leon安慰的幾句話:「他現在坐在板凳區那邊,他沒事,我有看到他了。」

下半場的火藥味和上半場一樣濃厚,而當90分鐘結束進入延長賽時,所有人都快受不了這種折磨了,就算是一直找機會,想辦法在螢幕裡看一眼Chris的Leon也被場上的緊繃局勢迫得離不開目光,這種情緒在阿根廷差點要得一顆十二碼球時上升到最高點,直到Schürrle連續過人後將球轉傳Götze,那顆球以刁鑽的角度精準射入阿根廷的球網。

屋頂差點要被掀翻了,狂喜沖刷進室內,混著尖叫和歡呼聲,他們跳上跳下的,互相擁抱和嘶吼,用力揮舞雙臂和手裡的飲料,全部陷入這種滿是歡愉和癲狂充斥的氛圍裡。

五音不全的合唱在延長賽結束前六分鐘暫時緩下來,他們看著Messi的自由球落空,飛過馬拉卡納球場的門樑,終場哨聲響起,慶祝才再一次爆開;Ralf被推進好幾個正在跳舞的朋友們懷抱裡,仍試圖偷眼看一下Leon的狀況,剛掃過去一眼他就放心了,在Max蹦跳過去把人抱住以後,Leon的臉上總算露出一抹微笑。

一切看起來好像會再失控下去。Ralf得擔起身為屋主的責任,提供更多的飲料給那群在他屋子裡慶祝的瘋子,並且把踩到走型甚至潑了酒在上面的地毯給收起來,要怎麼清理它們已經不是現在可以擔心的事情了。

最後,他們所有人看著那支勝利的隊伍步上台階領取獎牌,在Lahm舉起獎盃時再度歡呼,球場上的慶祝此時正式開始,而輪到Benni還有Julian舉起獎盃時,屋子裡的人叫得更賣力了,Ralf把全副精神放在照顧現場狀況上面,沒有注意到Leon在他忙碌的時候又一次悄悄地消失了。

***

直到凌晨客廳裡才慢慢安靜下來,有些人拖著滿身疲憊回家睡覺,有些還在亢奮狀態的則往鎮上其他酒吧去找更多人慶祝;當Ralf終於要開始收拾屋子裡彷彿大爆炸以後的一片狼藉時,電視上仍在不斷播送巴西那一頭慶祝的盛況,無止境地重播那一顆致勝球進網的瞬間。

而當他看見忽然出現在客廳裡的兩人時他嚇到了,Max領著Leon站在一邊,而後者臉上不知第幾次爬滿了陰霾:

「嘿,我以為你們都該回家休息了?」

「我原本要回去了,然後就看見某個人躲在廚房裡。」Max回答,「我根本就拖不動他跟我們一起回去!就算我說他喝多少我都請客他也不要!」

Leon只是虛弱地朝他微笑:

「你和他們去吧,我只是有點累,今天晚上對我來說太長了。」

大門口傳來幾聲催促的叫喊。

「去吧Max,」Ralf說,「Leon我來顧就好。」

Max看起來依舊不太放心,不過還是把他的朋友拉過來抱了一下。

「他們做到了,」他低聲笑著,「你的他做到了!」

Leon回給他一個笑容,接著便將他往門前一推。

「是啊,他做到了。現在,你們繼續去玩吧,可是不要喝太多。」

「玩得開心啊Max!」Max關上門前,Ralf在他身後喊道,末了回過頭看向Leon,「你怎麼了?全部都結束了,全部都讓人很滿意!Chris他沒事,他現在好得不得了,他是世界冠軍了!」

「我知道,我知道而且我很為他高興,我是說真的。」

「那還有什麼不對的嗎?」

「你沒看到他們在一起嗎?」

疲倦再加上酒精作用,Ralf有些茫然地看著他。

「Chris和Manuel!」Leon的聲音忽然變得激動,「他們一直抱在一起,一直在講悄悄話,不管去哪裡都一直牽著手!」

「他們只是因為周圍太吵了才要講悄悄話」──這不是Leon想要的回答。

「你看這裡!」

他伸出手,筆直地指向已經切成靜音的電視,畫面正中央是髮型打理得一絲不苟的Löw,將閃著光芒的獎盃高舉過頭頂的樣子,但是在螢幕最左下角的地方是Christoph和Manuel彼此相擁的身影,他們靠得非常近,幾乎就要臉貼著臉。

Ralf這次沒辦法掩飾他被嚇一跳的樣子。

「看?你看啊!」

「呃……你冷靜一點,他們現在每個人都這樣,這不代表……」

「不代表什麼?不代表事實就是如此?可是事實就是如此!我打過電話了,簡訊也傳了,什麼都沒有,連一句回覆都沒有!」

「他們還在慶祝現場!給他機會,給他一點時間好嗎?他不可能會丟下你的!」

「可是如果他真的丟下我的話呢!就因為我只能被傷病綁在這裡而Neuer就在他旁邊!他還有跟他一樣的獎牌還有他的金手套獎!一起贏了冠軍的是他們……他們可以永遠、一直、一起分享這個回憶!我呢?我算什麼?我有什麼可以跟他們比?」

「你有Christoph。你是他的男朋友,他就要回家來找你了。」

Leon的眼裡已經被挫敗的淚水浸濕:

「可是如果他沒有呢?我會不會現在就已經失去他了?」

Ralf把他按進自己懷裡用力抱住:

「你只是太累了,今天晚上對你來說負荷太多了,你沒感覺到嗎?明天早上事情一定都會好起來,喏,你今天在這裡休息吧?我還有空房間,而且現在應該已經叫不到計程車了?」

Leon的呼吸漸漸地緩下來,他點了點頭。

「謝謝。」

「別客氣。」

***

安置好Leon以後,Ralf回到客廳裡繼續收拾,電視在一片寂靜裡不斷閃爍,重複播放體育場裡和德國街上球迷雀躍的樣子,忽然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間靠得離螢幕越來越近,Ralf丟開手裡裝得半滿的大垃圾袋,把自己扔到電視前面的沙發上。

切成靜音的剪輯影片裡都是選手們抱頭哭泣、互相擁抱的樣子,Schweinski的「世紀之吻」穿插其中,Götze舉起Reus球衣揮舞的畫面被形容是「令人深受感動的運動員的友情」,另一邊則讓Ralf心裡猛地一沉,Benni和Mats在草皮上肩並肩坐在一起。

以及,當然,Christoph和Manuel黏得分不開的片段也不時出現在影片中,Christoph把頭靠在Manuel肩上,兩隻手環著他的腰,不過可能只是Chris被撞得站不穩而已,也可能只是Manuel那時反射性要保護一下而已。

在擔心著Leon情況的當下,Ralf也無法阻止自己在看到這支隊伍聚在一起時,因為妒忌而生的苦悶,對所有足球選手來說,這是他們生涯的頂峰,甚至一些真正優秀的選手都無緣享有這種經驗和榮譽;Leon還很年輕,未來他還有機會可以加入他們,但是Ralf卻很明白,他早就必須斷了這個想法,被國家隊徵召這種事早就與他永遠地錯過了──這場夢早在五年前,就已經被掐成碎片了。

他是被人告知的。

 

 

 

他從來沒有透漏過,他如何發現,發現他們兩人在一起這件事情。也許是在沙爾克隊裡尋找人才的時候,也或許是在青年隊裡探到了一點蛛絲馬跡,但是,不管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事實都已經明擺在眼前:Andreas Köpke,他知道任何一切。

Ralf被通知進去守門員教練的辦公室,像一個犯錯的學生被叫進校長室一樣,那個人沒有生氣,甚至沒有一絲批判,他只是清楚明瞭地告訴他,他不會允許德國有史以來最被看好的一個守門員,用他的職業生涯去冒這種風險,Manuel是要被保護起來的,Ralf必須離開他,否則兩人的機會都將被一起剝奪,完全沒有餘地可供商量:足球就是個不容許球員之間有這種感情的運動,一旦出現就是一種恥辱。他祝福Ralf在國內聯賽可以有最好的表現,那是他應盡的義務,但如果是國家的成年隊的話,就可以不要再抱著那種空泛的想望了。

 

他很年輕,他被說服了他沒有選擇權,他是個容易退縮的人,他同意了。

現在他看見Manuel Neuer獲選為世界最佳守門員,走上前去領取金手套獎(並且在想起Manu有一次嘲諷那個獎盃有多醜時傻笑出來),他看見他在眾人做出相同的撲球手勢歡呼下,揚起那張被太陽曬紅的臉龐,以充滿驕傲的笑容舉起那座獎盃。Manu擁有所有他想要的,Manuel總是能夠得到他想要的。

這樣就夠了。

他沒辦法阻止自己在看到他時,喉頭忽然的哽咽或是心口的疼痛,但是他不會後悔當初做的決定,他已經下定決心不會把真相說出來,他不會讓Manuel賭上未來挑戰權威接著被毀掉職業生涯,就算必須犧牲的人是他,就算必須忍受痛苦的是他。Ralf已經盡力去說服自己過去就只會是過去,佯裝一切都過得很好很輕鬆,他可以讓他的事業在一個程度上發展得更好,他只希望Manu相信他。

他就不能再更拚命一點嗎?他那時候太年輕了,而現在的世界看來已經完全不一樣了,Christoph和Leon正在努力讓這件事成為可能,但他們是新的一個世代,Benni和Mats早就已經攪不清了,至於Schweinski則更……媽的誰管他們更怎麼樣。

雖然Leon現在很沮喪,他沒辦法和Christoph分享相同的經驗與喜悅,但他們有的是時間可以在同一個球場上再度奔跑,守門員則不同,他們不可能在同一場比賽上拚搏,不可能在先發時站在一起,不可能在拍照時在同一支隊伍裡面出現。Zieler和Weidenfeller雖然同樣是世界冠軍,他們一定也早就清楚了,在正式比賽上,他們上場的機率是趨近於零。

可是Ralf就不希望像他們兩個一樣嗎?毫無疑問地,他當然想。他以前受過傷,而德國是個被譽為擁有世界上最優秀守門員的國家,他從來沒有達過那樣的高度,在往後的日子裡可能也都不會,年輕一代的守門員總有一天會超越他,可是他卻無法斷言未來究竟會成為什麼樣子。

Manu有為了他努力過嗎?他們可以再撐下去嗎?以前當他們在一起時,總是覺得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Ralf站起身來,關掉了電視機。


----------✂---------------說明分隔線---------------✂----------

《Learning the game》系列總共分三部分

Part 1 Keeper, Save Thyself (全3話)

Part 2 The Darkest Hour (全1話)

Part 3 Revelation & Epiphany (全1話)

第一部份算是概覽(?)之後兩章是兩個主CP各做一次故事的主線

全部文章都已經完結,翻譯好了會陸續放上來

當然最推薦還是去看一下原文啦真心不騙_(;3_ㄥ)_

最後,本文不論作者譯者均不代表任何立場,無意冒犯文內提及的任何一個人,勿戰,感謝閱讀

一定要說有什麼立場的話,我覺得費費絕對沒有哪一點是比不上胖子的,嗯,就這樣




评论
热度(12)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