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磁麥】夕照橋 (4)

*怠工將近兩個月哈哈哈(大崩潰笑)

*已經忘記原本想寫什麼了悲傷地哭了粗乃_(;3_ㄥ)_

*ooc

   「啊,Max!」

    Leon放下手,在門邊看著兩間教室外的人停下腳步,他歪頭倚在門板上,等待對方的回應。

    被他叫住的人微微側身,和Leon對上視線不到幾秒,很快又扭過頭,抱緊手上的一堆提袋跑遠了。

    啊,就知道會這樣。

    發現走廊上有些人往喊出聲的自己看過來,Leon臉上依然掛著微笑,抓抓臉頰還是裝做沒事一般走出教室。

    「怎麼你打招呼對方不理你?」Kaan忽然從右後方出聲,嚇得Leon走路差點往前跌,「……你有看到啊?」

    「你喊得蠻大聲的。」Kaan加快幾步和Leon走到一起,露出有點惡意的笑,「Max是哪個Max?」

    「前陣子認識的。」

    「他看起來有點怕你,你對他做了什麼?」

    「我哪有做什麼……」Leon有點困窘,而且想拿手上的資料夾拍到朋友臉上,「他本來就怕生,那樣子很正常好嗎?」

    Kaan也不打算說什麼,聳聳肩超前Leon幾步走進下堂課的教室,Leon跟著擠到角落座位旁沒多久,老師也走上講台準備上課了。

***

    那天傍晚,他終於能夠知道對方叫做什麼名字。

    「Maximilian Meyer……叫Max就好。」金髮男孩無意識地用手指梳理早就塌掉的瀏海,眼神時不時瞟向趴在自己褲腿旁打呼嚕的野貓,就是不大敢和Leon接觸視線,「……你還想問什麼就問吧,我不太會找話題。」

    Leon挨著他坐在噴水池邊,原本很多想問的問題突然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來了。

    Max的個子不高,梳著頭髮的動作讓他看起來又縮小了一點,Leon注意到對方的聲音不算太沉,至少跟他相比不是那麼剛硬的聲線,反而比較平緩溫和,讓人想聽聽看笑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他想了好久才記起來他們第一次交談說了些什麼,雖然嚴格來說只是機械式的一問一答,「你說你是戲劇系?」

    「嗯。」

    「你也說過你只是幕後。」

    「那是主修。」Max深呼吸一口氣,接著放下手將領帶拉鬆,「我總能有點副業吧?跟你一樣。」

    他還是沒正眼看向Leon,但是上揚的嘴角已經透露一點卸下防備的暗示。

    Leon跟著笑一聲,算是認同了Max的這個說法。

    「你想做默劇演員?」

    「不想。」

    過於乾脆的否定讓他愣了一下。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把弱點藏起來的話,我還能做到哪裡。」

    「弱點?」

    「你可能想像不到,我總覺得讓一群人看見整張臉很不舒服,就算入學考試那時硬拚過去,因為當時太勉強,反而在之後造成被這種習慣反咬一口的狀況,剛進學校第一年我簡直不知道我是為什麼要在這裡。」

    腳邊的貓咪忽然發出一聲尖細卻慵懶的長音,Max彎腰抱起貓咪,直接把牠放到Leon大腿上,「可是再沉默再低調的人也還是有想說的話想做的事,所以就把面具戴起來了。」

    Leon按照先前看見的方式把貓咪安撫好,抬眼看向已經站起身的Max,手裡捏著面具的邊緣。

    用面具蓋住臉,Max轉身跳上噴水池邊沿來回走著,皮鞋的鞋跟順著背後水聲敲在石塊上,「只要隔離了視線,想做什麼都自在很多,明明所有人都在看你,你卻不會認為他們看的是真正的你。」

    Leon忽然發現,現在話語的主導權並不在自己手上。

    他第一次知道眼前這人可以說這麼多話。

    正想開口時陰影罩上他全身,Max踩在噴水池邊彎下腰,一張僵硬慘白的臉孔瞬間湊近Leon耳邊。

    「你會不會覺得這個人很矛盾,不想要深交下去?」

    Leon微微偏過頭,他面無表情望回去,伸手一把扯下Max手裡的面具。

    「完全不會,」他勾起嘴角,刻意露出虎牙讓接下來的話聽起來更邪氣一點,「我反倒覺得這很有趣。」

    他原以為對方會跟他一樣用挑釁的眼神與他對視,沒想到Max就那樣僵住了,原先捏住面具的手指停在下巴旁邊,臉上表情就像初見面時驚慌卻仍試圖打起精神戒備的樣子。

    講直白點就是快被嚇哭了吧?

    他忽然覺得自己做得過分了點。

    Leon小心地把面具塞回Max手裡,拉拉他的襯衫袖口要他先坐下來,「嘿,你不可能……『切換』得這麼快吧?」

    「……突然被嚇到而已。」Max跳下來坐回Leon旁邊,深呼吸好幾口氣後才這樣說道,Leon卻注意到他的手指正在絞著放在兩人中間的白手套,動作和語氣還是有些不穩。

    「那……抱歉了?」他抬手想拍拍Max的背,快碰到時遲疑了下,最後還是把手收了回去。

    也沒熟到這種程度,還是先別這樣好了。

    「沒關係,」Max沉默了好一下子,「如果你覺得我這種個性無所謂的話,我也會盡快習慣的。」

    「習慣什麼?」

    「習慣和你接觸。」

    他瞟了一眼Leon縮回去摸著貓咪的手,搓搓鼻子笑出聲來,抬頭看進Leon眼裡,「我叫你Leon就好,可以嗎?」

***

    「喂!跑那麼快是趕著去哪裡?」

    Leon回過頭,看見Kaan從教學樓門口過來,邊小跑步邊往背包裡探,和他一樣撈出車鑰匙。

    他蠻不在乎地把背包扔進置物箱,鑰匙插進鎖孔一副準備好開溜的架勢,「棚——拍——」

    「騙我呢你每次要去工作不都是一邊聽你家編輯罵人一邊慢吞吞蹭下樓的。」

    「……」

    「去找人?」

    「嗯啊。」

    「我認識嗎?」

    「早上那個Max。」

    「喔,噢。」

    「你那什麼反應?」

    Leon受不了地瞪過去一眼,就看見Kaan瞇起眼睛衝著他笑,「你對他那麼有興趣?」

    「……也不能說是有興趣……」他扁扁嘴別開視線,有些困窘地把手探進頭髮裡亂揉,「只是想,可以為他多做一點事情就好了吧……?」

    用非常不確定的語氣詞結尾後,Leon不再管忽然就沒了聲音的朋友,徑自把自己收拾好就要離開學校。

    Kaan收起笑容思考了很久,直到Leon發動引擎要衝出停車場之前才遲疑地把他叫住,「Leon,你要知道,試圖改變一個人是不可能的。」

    Leon暫時把引擎熄火,掀起安全帽鏡片盯住他。

    「是人都有些跨不過去的坎,我不是說你不要去接近他,而是你要知道他需要什麼,以他的角度來說他會顧慮到什麼。」

    「……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我不會那樣做的。」

    「那就好。」

    「先走了。」

    「掰。」

    快要拐彎的時候,他往後照鏡裡瞄了一下,確認Kaan的車朝反方向騎走了,他才有種終於鬆了口氣的感覺。

***

    Leon把車停在稍遠一些的地方,信步走到日暮底下早已散去人潮的廣場。

    這個人周身環繞的靜謐讓他覺得,自己不該把多餘的嘈雜聲帶進他們的對話裡。

    Max一如往常收起裝了小費的鐵盒坐到噴水池邊上,脫下手套正要把其他道具也卸下來。

    事情似乎有點不對勁。

    手指伸進假髮底下撥弄了好一下子,沒有鬆脫的跡象也就算了,動作越來越粗暴,靠近一點搞不好還可以聽到幾聲咒罵。

    Leon把裝了運動飲料的塑膠袋扔到Max旁邊,伸手扣住他的手腕,「不要動,我幫你。」

    面具還掛在臉上的傢伙僵硬了兩秒,最後慢慢放鬆下肩膀,安安靜靜讓Leon挪過去幾步幫他解開和頭髮打結的扣環。

    Leon屏住呼吸湊近Max耳邊,掀開假髮一側嘗試給Max鬆綁。

    綁在後腦勺的緞帶繩結最後被拉開,Max摘下面具長出一口氣,「我還以為要這樣子回家了……謝謝。」

    「這樣不是正好?隔開所有人的目光?」

    「你會在公車上發表即席演說?」

    Leon毫不掩飾地笑出聲,把袋子裡的飲料掏出來扔給Max,「今天還好嗎?」

    「沒什麼好不好的,就當作是練習,像跟你對話這樣。」

    「你的話是真的變多了,」旁邊傳來喀的一聲,Leon跟著扭開瓶蓋灌了一大口水,「跟早上比起來。」

    Max沒有吭聲。

    「怎麼了嗎?」

    「要在早上那樣子……還是算了吧。」

    「為什麼不能……啊。」

    你不可能去改變一個人。

    Leon忽然想起Kaan這句話,原先還想著試圖勸解的句子全都堵回喉嚨裡。

    你不可能去勉強他,他總歸要有點自己的空間和想法。

    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Leon也一起沉默下來,只是一下一下地用嘴唇去觸碰瓶口,不知道還能再提起些什麼話題。

    手裡飲料差點灑出去,頰邊一陣冰涼驚醒了他,Leon轉頭,Max縮回手繼續喝自己的水,「你幹嘛?專程過來放空的?話講一講又停下來是怎麼了?」

    「我過來探班的好嗎?」

    「那真是謝謝你了,我才能像這樣喝水。」Max拎起面具笑道,「探班完你就回家了?」

    「嗯,雜誌最新一期出了,現在沒什麼事情。」

    「那就早點回去休息,」他收拾好東西,抓住背包就站起身來,「我換個衣服就要去搭車了,你也先回家吧。」

    「……等等。」

    Max回過頭來,他輕輕皺眉,不太懂Leon現在慎重的表情想要表達什麼。

    「你住哪?」

    「問這幹嘛?」

    「載你回去了我還能幹嘛?」Leon也站起來,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晃了晃,「你覺得太像騷擾的話,那就算了。」

    身旁的人又安靜下來,Leon有些不安地看去一眼,沒想Max在此時綻出一個笑容來,「好啊,我住舊城區那裡,你知道怎麼走嗎?」

TBC. 01. Aug. 2016.

*Ayhan醬回來啦軟磁tag重出江湖★((毫無關聯

*每個人身邊都要有一個耿直諫言的好bro★(σ°∀°)σ

评论
热度(7)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