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磁麥】夕照橋 (5)

*我應該,快要,可以,寫完了啦(斷氣)

*想要嗆開頭那個想很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良心

*新城的new style簡直太tm酷炫(完全無關

*床頭櫃抓到一隻大鉗蟹命名叫居家生猛海鮮(被學姊拐去載了

    是人都會有些跨不過去的坎,也會有些無法言明的堅持。

    Leon注意到時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儘管機會渺茫,他還是想,至少也要試一次。

    「Max,我說啊……」他看著拎了後背包從洗手間出來的Max,和他年紀相仿的少年換下表演時穿的正式西裝,現在身上是再普通不過的素色T和連帽外套。

    還有……Leon簡直不忍心再往下看去,「……你真的不打算穿高筒球鞋以外的鞋子嗎?」

    「你說皮鞋嗎?」Max提起另一隻手上的軟布包晃了晃。

    「不是,」Leon擺擺手,艱難地擠出不會太尖銳的措詞,「你能不能……放棄高筒鞋?」

    「為什麼?」

    「那你又為什麼一定要穿這種鞋子?」

    「保護腳啊,」Max一臉不解,「有安全感啊,而且跳起來也會比較高。」

    你聽誰說這種鬼話的!還有你平常是跳著走路的嗎!

    德國模特界的明日之星覺得世界正在崩毀。

    「嘿,你還好嗎?」

    Leon抖了一下,抬眼瞪向站在旁邊的Max,對方剛剛將寶特瓶貼在他後頸上,從冷藏庫跟著帶出來的水滴滑進後背。

    Max全然沒有意識到自己做的事情有多麼罪大惡極,歪頭湊得更近一點,臉上甚至有些擔心,「你今天不方便載嗎?那我自己先去搭車好了?」

    「呃,不,完全沒有,我當然方便了!」Leon唰地站起身拉過Max的手,把人帶離開市中心廣場的邊緣。

    自從開口邀過一次後,每個禮拜抽出幾天下午的空檔到廣場上等Max收工,載人到家門口附近或乾脆去吃一頓晚餐,已經變成Leon的習慣,告訴Kaan以後,他也不只一次被虧說這不是追女朋友的標準步驟嗎?碰到這種時候他也只能打哈哈帶過去,不曉得為什麼就是解釋不出來。

    他只是想,反正人家沒有反對什麼,那他應該也就可以按照自己的直覺去做了吧?和Max待在一起越久,越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能夠使人平靜下來的氣質,兩人獨處的時候就更明顯了,Leon很喜歡那種不自覺間時間流速減緩的感覺,在那時候看Max逗弄熟視的野貓讓他放鬆不少,慢慢地就習慣了在固定的時間,一轉頭就能看見對方的側臉。

    Max當機的時候也很有趣,雖然更多時候是令人感到難以招架,比如他堅持不肯換下的鞋子款式,或是被大方的女學生親了一下後愣在原地的樣子(Leon發現到,觀察Max有沒有投入表演其實非常容易),或是瞪著掉進水裡的泡芙好像那是他最後一餐時臉上的憤恨和決絕。

    通常碰到類似的情況,Leon只能摸摸鼻子把自己那份塞進對方手裡,再從盒子裡撈出兩人都不想碰的雜糧麵包拆開袋子開始吃。

    這樣子算不算是在追女朋友,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了,只要兩人都習慣了倚靠對方就好。

    在舊城區一家快打烊的麵包店前停車,他將Max的皮鞋遞過去以後原想掉頭就走的,「啊,Leon!」

    「怎麼了?」

    只見Max甩下後背包翻找,最後抽出一張套了透明夾的卡片,「差點忘記了……給你,後台通行證。」

    「……什麼後台?」

    「月底大四的畢業公演,我沒提過嗎?」

    「畢業公演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是化妝,」Max抓了下瀏海,「雖然……當然我不可能是演員嘛……可是,如果,你也能來看一下就好了。」

    忽然發覺這樣有些不擅言詞的Max在幾個月前也見過。

    但又似乎有哪裡不太一樣。

    「你想要我去探你的班?」

    「……嗯,」Max垂下眉眼繼續順著頭髮,好一會才鄭重地點點頭,「要不是你叫住我好幾次,我以為我到畢業都找不到人發這張卡片的……」

    Leon接過卡片,用指腹輕輕擦著邊緣。

    「這幾個月真的很謝謝你,如果你當天可以來,我會很高興的,真的。」

***

    ……藝術學院真是有錢啊,還有經費蓋這種規模的演藝廳,跟他們這些滿大街跑來跑去做研究的苦力就是不一樣。

    Leon拿著接待人員遞過來的手冊搧風,走到電梯前想研究到舞台附近還得走多久。

    趁現在人潮還沒集中起來快點找到Max,不然等節目快開始就來不及了。他瞪著電梯門頂的樓層數字這麼想著。

    後方有些吵嚷,一小群人抱著各種大小的包裹走過來,隊伍尾巴甚至還有一台推車。

    Leon沒想太多就跟著他們一起進了電梯。

    出來後主場地的大門被推開,他看見眼前垂著暗紅色布幕的舞台和扇形的觀眾席笑了出來。

    「同學!你是戲劇系的嗎?」

    跟隨那群人要走進後台時門口一個人叫住他,他不慌不忙地抽出口袋裡的卡片。

    「不是,但我有通行證。」

    「咦?」

    「有什麼問題嗎?」

    「這……是誰給你的?」那人接過通行證,看起來有些困擾,「不好意思,我不是不讓你進去,只是需要再多做點確認……」

    「你們系上的Meyer給的,他說他是化妝組。」Leon皺起眉,「你們應該知道他吧?」

    「Meyer會給人這個?」他聽見對方低聲說道,「雖然是每個劇組人員都可以分配到沒錯……沒事,你可以進去了。」

    Leon抽回卡片,頭也不回地走進後台。

    進門後映入眼中的,是好幾套戲服和小型道具被零散堆置或懸掛在牆邊,至少十幾二十幾個人在來回走動的房間,就算舞台後方的空間並不狹窄,許多人聲和小物件的重疊也足夠讓人感到擁擠了。

    「你不是工作人員,你找哪位?」

    他低下頭,一個穿了曳地晚禮服的女孩拿著假髮疑惑地盯著他。

    「呃……Meyer在嗎?」

    「Max嗎?我幫你叫他。」她對Leon微笑,轉頭撩起裙擺小跑步到房間另一頭,「Max!你有人來探班!」

    ……他在系上到底算不算是邊緣啊?想起進門前應該是同屆的反應,對照現在應屆畢業生的樣子,Leon越來越摸不懂對方的人際關係到底如何了。

    「哈囉?」

    Leon回過神來,剛才的女孩撈著裙擺跑回他面前,「Max現在走不開,我帶你去找他吧?」

    女孩領著他繞過中間兩三群人來到一張梳妝台前,椅子上的男演員閉上眼睛不發一語,幫他造型的化妝師背對著兩人,整身是暗色系的服裝,只有一顆腦袋是燦金色的,挽起衣袖正往手邊的盒子裡翻東西。

    「我快好了,學姊,請那人再等一下好嗎?」

    「你好了就叫我吧。」

    化妝師和演員同時回頭看向Leon,他朝Max露出虎牙笑道,「工作先做完比較重要。」

    Max抓住刷子的手顫了顫,悶聲回過頭又開始工作。

    Leon瞄了眼他手上的東西,已經在最後定妝了,大概很快就可以等到人,他慢騰騰地走到沒有人的死角靠著牆休息。

    沒多久他感覺到襯衫肩膀被扯了幾下,睜開眼睛看見Max拎了一個小包,面無表情地指向門口,「去外面。」

    Max安靜地走到後門外的花圃,Leon在後面跟著,他想這應該是他第一次看見Max依照本業穿著的樣子,腰上別的圍裙和小道具還沒拿下來,大概沒多久又要回去給其他人上妝了。

    他低頭瞄了眼腳底,某個牌子的慢跑鞋,謝天謝地。

    「抱歉,剛剛人太多,太緊張了。」Max率先開口,「忽然覺得很多人都在看我……有點反應不過來。」

    Leon悄悄走得靠近一點,「所以才變得這麼冷淡?」

    「一個不小心嘛……」Max自嘲地笑了下,「畢竟工作中不可能戴面具,你也不在旁邊,雖然上妝有順利完成幾個人,可是還是覺得自己沒有定下來,到剛剛連手都還在抖……」

    「有我在你就不會緊張了?」

    「嗯。」

    Leon沉默下來,他不太確定自己可以做出什麼回應。

    Max歪頭想了想,絞著手上的提帶又補充一句,「你也不用全程待著,我知道這不可能的,就是……讓我看到你來了就好。」

    「我反而擔心我會讓你更緊張。」

    「哪會啊?頭幾次是很難說,可是到現在我也已經適應了……!」

    Leon伸手拉過Max按到胸前,指尖捏著耳垂輕輕搓揉對方的髮尾,他乘勢把臉埋進那頭金髮裡,削短的側邊讓他的臉頰一陣刺癢,「可是這樣子沒有過吧?」

    「……」

    「好啦,你該回去上工了。」嘴唇在額際不輕不重地點了一下,Leon把人推開後露出有些難為情的笑。

    Max點頭,把手上的東西塞進Leon懷裡,「……這個你先幫我保管,下午我要用到。」

    他沒有漏看對方跑遠時發紅的耳尖,同樣地也沒有漏看他的臉頰因為嘴角上揚跟著高高牽起的紋路。

    低下頭摸了摸袋子裡的東西,束口袋沒有綁緊,物主似乎是不介意給他看到內容的樣子,Leon把手探進去,拎出裡面另一只黑色的小袋,隔著布料也能摸出是Max戴的面具。

    不期然想起之前某一天的對話。

    『我能不能問你個問題?』

    『嗯?』

    『你平常是一個不喜歡「被看見」的人,可是你上街時穿戴得這麼誇張,真的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嗎?』

    那是有一次相約吃完飯,Max便決定立刻上工的午後,他倆坐在公園的角落,金髮的男孩子才剛把兩隻手套都戴上。

    他轉頭看了下Leon,受不了似地笑出聲來,『我不是說過了?面具戴上去以後就不會了啊?』

    Max邊說邊將面具貼到臉上,在後腦勺繫上結。

    『因為不會有人看見你的表情。』

    Leon幾乎是在話音落下同時伸手扣住Max的手腕。

    連我都不行嗎?——他差點想這樣問道。

    但是還沒出聲Max便用另一隻手的食指豎在面具前。

    他忽然很害怕看見Max的表情。

TBC. 09. Aug. 2016. 

*原本還以為手感找回來了結果只是錯覺吧_(「_ε:)_


评论(2)
热度(6)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