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磁麥】夕照橋 (6) END

*早上被屏過一次現在重發,裝逼失敗的假文青愛情小說也能屏,忍不住想問管理員你腦子到底哪個年代的(。

*大起大落的一天,早上瘋笑成什麼樣子下午黑著臉晚上就哭了

*覺得現在的自己根本寫不來感情戲

*結尾潦草望見諒

*ooc,邏輯硬傷

*好了沒了

    公演結束後又過了快兩小時,大禮堂中的人潮才逐漸散去。

    Leon在觀眾席上直到所有劇組人員都出來謝幕,確定某個金髮的小個子也鑽進舞台後排才起身離席。

    不知道謝幕完有多少人想要合影留念,搞不好Max也會被留下來一起拉到鏡頭裡,或者他還得幫演員卸妝收拾之類,自己可能就要再乾等個好幾小時了。

    口袋裡嗡的一聲,Leon抓出手機來看,Max傳的簡訊。

    『可以到後門那邊等我嗎?我很快就過來。』

    他按掉手機慢吞吞地走了過去。

    果然還沒有看到人。

    這時候正好,能讓他整理一下現在的想法也不錯。

    Leon左右望了望,隨便挑個花圃邊的矮牆靠著。

    他應該只是單純想著自己能夠給對方什麼吧……?

    只要躲在面具後面,就不會有人看見自己的表情。

    我不能看見你的情緒嗎?怎麼會想問出這種問題?他怎麼會有信心自己一定是對方眼裡唯一的例外?

    Max是個習慣把自己隔離在人群以外的人。

    而這樣的人卻對他表明自己願意適應他的存在,一點一點開始能夠和他一起嬉笑怒罵,甚至提出想要他陪在旁邊的要求。

    雖然這樣子想好像很不要臉……就算平日裡再不吝於自誇,Leon還是忍不住把臉埋進雙掌裡呻吟出聲。

    Max表現出來的舉動,他是不是可以解讀為是和他一樣的,和他一樣也想——

    「我靠!Max你又來!」

    Leon彈起來整個人跳遠一大步,瞪向出現在花圃邊拿了兩罐橘子汽水笑得很開心的Max。

    「你為什麼每次都能被這種老招嚇到啊?」

    他將鋁罐扔給Leon,自己撿起被差點被掃進花叢裡的布袋,「這個是請你的。」

    「幹嘛請客?」

    「跟你說謝謝啊,一瓶汽水也不算請客吧。」Max聳聳肩笑道,撬開罐口邊喝邊坐到Leon剛剛坐的位置。

    「我做了什麼嗎?」Leon站在一旁,糾結了兩秒還是坐回Max隔壁,還得裝作一副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的樣子。

    他乾笑著轉過視線,沒想到Max一臉複雜地停下了動作也在回頭瞪他。

    「你是在裝傻還是真的無所謂……」

    「……看你在說哪件事吧。」當他在裝傻就好。

    「我還是先別想動機好了,」Max仰起頭,一口氣乾掉半罐汽水,「一些比較不熟的人還沒什麼感覺,我自己也是沒察覺到,可是我回去繼續給人上妝的時候,學姊們說我的手確實變穩很多……所以我才想,應該要謝謝你來探我的班。」

    Leon注意到Max抬起手,一下一下摸著額邊自己先前碰過的地方。

    「還有謝謝其他很多事情,很多……回應吧,回應那些原本完全不該要有的期待。」 

    「什麼期……」 

    「好啦時間差不多了!」還沒等Leon問完,Max就站起來說道,語氣跟以前比起來多了點刻意的高亢,「我東西收好就要先去搭車了,趁現在廣場人還沒有多起來的時候。」 

    就連抓起袋子的手也出現不可能會有的急躁。 

    「等一下!」Leon丟開鋁罐扯住Max。 

    回頭看他的那雙眼睛似乎在試圖抵抗什麼。 

    「嘿,放輕鬆好嗎?」他稍微鬆開了手,但還是沒打算讓Max跑太遠,「我只是想問,你都給我載過幾次了,這時候說要自己搭車,不嫌麻煩嗎?」 

    最後他還是放開手,Max愣在原地,眼底流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 

*** 

    ……全程都是心不在焉,簡直不良駕駛最優秀示範。 

    Leon雙眼無神地瞪著Max拎了一大袋衣服跑進公廁的背影,忍不住對自己的無所作為感到懊惱。 

    並不是說像公平交換這樣客套到不近人情的想法,就算是因為不想看見Max失望落寞的表情,但更大的原因怕是自己也沒辦法忍受這種伸手可以觸及卻總是隔著另一層皮的關係。 

    就像他最開始看見的,在人群裡無聲闡述求救的那張蒼白的臉一樣。 

    Max說他回應了自己的「期待」。 

    那他是不是或多或少地,也能再抱著一點希望? 

    「我回來了!我剛有把道具都拿出來嗎?應該沒有人看到吧?」皮鞋踏地的聲音響起,Max一手按住胸前的領帶小跑過來,另一隻手小心地護著頭髮,「……你在想什麼?Leon?」 

    「啊?」Leon還在摸著小禮帽的邊緣,忽然被Max甩進懷裡的袋子驚得移回視線。 

    「你怪怪的。」 

    「……少亂講話。」 

    Max輕輕嘆氣,隔著自己的那些小道具坐到Leon旁邊,「如果你是介意我在學校裡說的那些話,你就當作我失常了沒關係,可能開場前那個擁抱和……對你來說真的一點都不算什麼,可是那時候我接收到的信心和安全感也是真的,我只是想說這些而已。」 

    他一邊慢慢說著,一邊從帽子底下撿出一隻手套戴上,Leon捂住半邊臉頰瞄過去,嘴裡滾過好幾個疑問詞,最後還是只模糊擠出一句話。 

    「你講這些話都不會臉紅了啊?」 

    「現在這裡只有你看到而已,當然不會了。」 

    「但是我會啊!你到底哪裡覺得我對一個人又親又抱的算不了什麼?」Leon先一步拿走面具貼在自己臉上,「那天之後我就一直記著,Max你不想給人看到的原因。」 

    「……嘿,東西還我。」 

    他在面具底下輕輕搖頭,不敢想像接下來的每一個字讓對方聽見後會得到什麼回覆。 

    「你說,戴面具以後,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緊張了。」 

    「……」 

    「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嗎?」 

    東西被搬開的雜音,還有些像是布料落在腿上的細響。 

    「這邊根本沒有人啊戴什麼面具。」 

    面具被用力扯開,柔軟微燙的觸感擦過頰側按上他的唇畔。 

    Max的指尖像要嵌進Leon手腕裡用力扣著,明明白白地告訴他如果不這樣做,他沒辦法停止急於確認而不住顫抖的雙手。 

    「可以,當然可以。」 

    連聲音也因為不確定感,就快逸散在唇齒間的空氣裡。 

    「我這樣不是只在回應你的期待而已。」 

    「我知道。」 

    Leon的手繞過Max後頸,輕輕按住他的肩膀後笑出聲,在話音落下同時更加仔細吻過Max的嘴唇。 

 
Fin. 10. Aug. 2016. 


评论
热度(6)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