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授權翻譯]Revelation & Epiphany (下)

傳送門>>Revelation & Epiphany (上)

 

----------✂---------------正文分隔線---------------✂----------

 

Manuel倉促之間就傳了簡訊給Ralf,沒有收到任何回音令他緊張,直到他看見Ralf屋子裡有燈光才稍微放鬆下來,但是他站到門前的時候,忽然發覺自己對於要說哪些話依舊一點準備也沒有。

「Manuel?」Ralf沒有預料到客人會是他。

「呃……嗨。」

「你怎麼會……我是說,我很高興看到你可是……你怎麼會突然……?」

「抱歉打擾了,但我之前有傳簡訊給你。」

「噢,是嗎?沒關係,別介意!」恢復了鎮定的樣子,Ralf回身朝屋裡走去,好讓Manuel可以進來玄關,「我才剛回來,還沒來得及看手機。」

好幾個大行李箱擱在大門前,像在給Ralf的說詞作證,機票也還放在那上面,Manuel看見那些雜物皺了下眉,接著才注意到Ralf的皮膚泛著一層被陽光曬過的健康古銅色。

這些提示似乎已經夠明顯了,但Manuel心底還是對實情抱著些許不信任。

「你的比賽如何?」

「我和Köpke談過了。」直接忽略Ralf的提問,他認為他得用最直接的方法切入問題,否則他遲早會被自己給悶死。

Ralf滿臉疑惑地看著他。

「他告訴我了。」Manuel的聲音很平靜,直直地盯著Ralf說道。

「他告訴你什麼?」

「全部。」

了解到這個詞代表的意義,Ralf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Manu……?」

「他認為全部我該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說不定還認為我對此很感謝?感謝他們讓我成為國家隊穩定的先發,藉由剝奪你的機會這種方式!」

Ralf握緊拳頭轉過臉去,Manuel把這些行為當作默認:

「所以這些全部都是真的?他們叫你跟我保持距離?他們逼你離開?他們毀了你的國家隊生涯只為了讓我成功?」

「不,」Ralf虛弱地否決了他,他試著讓自己集中精神,儘管他知道自己臉上的慌亂映在Manuel眼裡,就和Manuel自己表現出來的一模一樣,「這是為了我們好,這對我們兩個都好,這是我們唯一可以有的選項難道你沒看出來嗎?我們不可能同時成為一號!他們永遠都會選擇你!」

「這不可能!」

「這就是事實!我在沙爾克,也同樣永遠都是一個替代用的選擇!我總有一天要做好離開的心理準備!他們只是再推我一把而已,這對我的未來也有好處,我繼續待下去就只是浪費時間,根本就不應該抱有任何希望!我總有一天要放棄你,他們告訴我,要我當個職業選手,而不是一個被感情被愛情迷惑的小鬼頭,我辦到了,我現在過得很好,你別告訴我你不可能會做出同樣的事,你會,你同樣也會,因為這完全就是出於衝動的選擇,從頭到尾都是!」

他忽然停下來,幾乎喘不過氣,多年來的挫敗感、自責與內疚在幾秒鐘內全數釋放出來,Manuel盯著Ralf,被他坦誠的內容震懾到就要陷進沉默。

「你是說……你愛我?」

Ralf的眼神往旁邊飄移。

「……是。」他的聲音幾近低喃,「你怎麼想?」

「你從來就沒有說過。」

「說了也不會有任何不同!」

「對我會有!」

嗓音裡幾乎帶上哭腔,Manuel逼近Ralf面前,他們貼得極近,他可以聽見Ralf的心臟在胸口劇烈跳動,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氣息,他抬頭望進那雙淺褐色的眼裡,滿溢其中的希冀和悔恨強烈沖刷過他就要站不住腳的理智。

「沒有任何人可以做到這樣,」他停頓了一會,「沒有人……像你一樣。」

他們對視著,就算那樣帶給兩人的只有更多折磨。

直到Ralf往後退開一步:

「別這樣,求你……已經太遲了。」

「也許不會?」

Manuel跨向前抓住Ralf的手腕,但Ralf也在同時順勢舉起手,一枚鑽戒在他的無名指上閃著微弱的光芒:

「不,我是說真的。」

行李箱,機票,和陽光。

全部,都是從蜜月旅行帶回來的紀念品。

他像被燙傷一樣放開Ralf。

「……我很抱歉。」他手足無措地說道。

「沒關係,我很好。」

「哪裡沒關係?我不好,我一點都不好!」

「那麼我很抱歉。」

「我們從來沒有得到過公平的機會。」

「我知道。」

房子裡傳來一聲好奇的呼喚,「Ralf?怎麼了?」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Manuel又重複了一次,他走回門邊,忽然發覺他還有一句話必須告訴Ralf,要是這時再不說,那就永遠都不會再有機會了,「還有……我愛你。」

「我也愛你,但是我……」

「我知道,我了解,恭喜你,Ralf,祝你們新婚愉快。」

「謝謝……你們在法國也加油。」

「我們會的,謝謝你。」

 

***

 

回到飯店時依然有些恍神,Manuel不大確定此時的自己應該要做些什麼,只是徑直往他房間走去,直到他在轉角撞見Marc。

「呃?嗨,呃……關於晚餐前那件事我……」

Marc因為尷尬,講話變得結結巴巴,Manuel決定直接出口打斷。

在Köpke介入以後,他是第一次得知他曾經的隊友對他確實付出過的一切,深刻感受到與自己格格不入的無助和游移不定,他終於反應過來,他仍然有必須去做的事,或者至少要去試一下。

「我有話要和你們說,和你們兩個。」

他拖著還在半防備狀態的Marc來到Bernd那間房用力拍響門板。

「抱歉了Julian,」門被打開以後他匆忙開口,根本顧不上禮節,「你可以先迴避一下嗎?守門員要開個小會議……」

Brandt看起來有點被嚇到,但還是點點頭,收拾好東西出了房間。

「怎麼了嗎?」Bernd還是一頭霧水,瞪著出現在房間裡不請自來的兩個人。

「關於我在晚餐前說的那些話,」Manuel劈頭就說,「關於我說的,兩個守門員在一起是不可能的,總有一個會為了自己的事業離開的那些話,是我錯了,我不該擅自斷定你們的關係,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曉得你們是如何走過來的,可是那不代表你們不能去試試看。」

房間裡另外兩人錯愕地看著他,好像他已經精神錯亂了一樣,但是他顧不了那麼多,只是一個勁地說下去:

「但是有件事情一定要注意,你們一定要再更小心一點,如果讓Köpke察覺到你們在交往,那麼他絕對會想辦法把你們分開,他會確保讓你們其中一個,或是兩個一起,被排除在國家隊名單之外。」

「……你逗我吧?」

「不可能!」

「我是認真的,絕對不是在跟你們開玩笑。他以前就做過這件事,而他現在在懷疑你個了,我已經告訴過他你們根本就合不來,但你們自己也要小心不要再有讓他發現事實的可能!」

「呃,有件事我不懂,你說『他以前就做過這件事』是指……?」

「這樣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我沒辦法解釋,但你們一定要相信我,拜託,一定要小心,不管任何事……現在隊裡有誰知道你們在交往了?」

「Marco和Shkodran。」Marc回答。

「噢,還有Christoph,可是他現在不在這,」Bernd說道,「還有U21的大家可能也大概都知道了……」

「……好吧,」Manuel思考了一下,「我們到Evian的時候再跟他們談,明天我會打電話給Chris,我們不能讓那些人把你們拆散,如果你們有任何辦法可以阻止……」

他的音量縮小了點,有點煩惱接下去應該說什麼,Marc和Bernd還是盯著他。

「……算了,決定權還是在你們,別讓其他人進來干涉就好。」最後還是潦草地做了總結,「不知道之後還會不會見面,先祝你們假期愉快。」

「呃……那謝了。」

「禮拜二見。」

出來房間以後,沒了那股莫名冒出來的使命感支撐,這天一整晚的事實和其所帶來的疲憊很快便擊沉了Manuel,他現在非常需要找個人說話,或是找地方喝上幾杯,兩個需求都能滿足那當然最好。

正打算去找幾個熟識的隊友時,他被Thomas從背後逮個正著,後者抓住他以後還在揮著手,不知為何有些過於亢奮。

「嘿Manu!」

他兩手環住Manuel試圖跳到他背上去,由於這時實在沒有心情去和Thomas玩鬧,Manuel三兩下就把人從背上拽下來。

「你有沒有看見Benni?」

「噢,沒有喔,我還以為你們都回家了呢?Benni應該是回去了吧?去找他的可愛的Lisa!噢所有叫Lisa的女孩子都是這麼可愛嗎?我猜一定是這樣沒錯,也許……」

Manuel的臉色讓Thomas及時止住了話頭。

「Manu……?噢媽的,你怎麼了嗎?」

Manuel點點頭。

儘管時常是一副鬧騰的樣子逗樂所有人,Thomas還是知道他的隊友們在什麼時候需要他的幫助,他很快就安靜下來,伸手攙扶Manuel回到他房間。當他關上房門時,他看見他的守門員隊友砰一聲倒進床鋪,表情比進門前還要難過上好幾倍,看起來已經糟到不能再糟了。

「你等我一下,」Thomas說,「我先去買幾罐啤酒。」

 

***

 

----------✂---------------說明分隔線---------------✂----------

《Learning the game》系列總共分三部分

Part1 Keeper, Save Thyself (全3話)

Part2 The Darkest Hour (全1話)

Part3 Revelation & Epiphany (全1話) (中譯拆分上下2話)

第一部份算是概覽(?)之後兩章是兩個主CP各做一次故事的主線

全系列文章均已完結,謝謝大家忍受我的拖沓和渣翻譯qwqqq

8託8託可以的話真的去看一下原文然後和原作姑娘表白一下她真的超級需要費新費小伙伴RRRRR

最後,本文不論作者譯者均不代表任何立場,無意冒犯內文提及的任何一個人,勿戰,感謝閱讀


评论(6)
热度(11)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