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Embrace Ch.2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不懂這樣寫可不可以

*希望大家不會被這篇裡面的磁卡嚇到,他只是需要再一點時間

*正文go


    「那個……啊,您要先坐著嗎?」Max從沙發裡跳起來隨意指了個位子,「我去倒水。」

    「不用了。」

    才剛找出茶杯,房間裡另一人已經走回門邊,「我是來取消申請的,抱歉讓您等到這個時間。」

    「時間……?」Max往門框上瞄一眼後倒抽一口氣。

    他怎麼會睡這麼久?

    「呃——不要緊,我剛睡著了,所以沒什麼影響,」大概是清醒沒多久加上被嚇得不輕,Max不知道自己到底都回答了什麼,滿腦子只剩下對方在道歉以前說的那幾個字。

    他趕緊跑到門邊阻止那個哨兵離開,「倒是……怎麼忽然說要取消申請了?」

    「沒有為什麼。」

    「是覺得不需要或沒有用嗎?」他強逼自己再多擠出一點句子讓人離開門邊,不能被兩人站起來後更明顯的體格差給勸服,「我們可以先坐下來討論,也許就能找到讓你的精神圖景最快恢復的辦法?」

    那人眼神裡動搖了一下,「……好起來以後又能做什麼?」

    「什……?」

    「我本來不該只是待在這裡當學生的,」對方再次開口時他似乎可以聽見圖景中的碎塊即將崩落的聲音,「修復以後又壞一次的話要怎麼辦?一個圖景被破壞的哨兵陷進狂躁的機率,比普通哨兵還要高幾倍我自己也知道,這麼不穩定像顆未爆彈一樣,就算是最強的人形兵器放到哪個國家的軍隊也沒有人會想要好嗎?」

    「……你為什麼要把自己想得那麼糟?」Max忍不住皺眉,他得想辦法讓自己鎮定下來,否則接下去要做的事就只會得到反效果而已,「Benni說你可以的,你不相信醫生嗎?」

    「我連自己都不相信了。」

    Max瞇起眼,暖黃燈光輕籠的會談室消失,映在他眼底的景象變成朝四面八方的黑暗鋪開的白色格線,慢慢勾出錯落在某個空間所有物品的輪廓,黑色的布幕接著急速後退,融化、蒸發,出露一座僅剩下斷壁殘垣的廢墟。

    他想也沒想便走向前,推開那扇早已破敗不堪的大門。

    「不准碰我的精神圖景!」

    下一秒他的後背被重擊,壁紙摩擦髮根的窸窣聲把他拉回現實,Max被按到牆上,眼前的哨兵喘著粗氣,流滿冷汗的大手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

    Leon不曉得他有什麼理由要如此激動。

    也許原因就像他自己說的一樣,精神圖景被破壞的哨兵就只能是顆不定時炸彈,「……你現在馬上給我退出,不然之後會發生什麼,我就完全不能保證了!」

    「你……咳!咳咳……」

    嚮導顫抖著扯住他腕上的手鍊,Leon這時才察覺兩人之間根本達不到互相抗衡,不論是身形還是散出的壓迫感都是他佔得了優勢。

    但是……換到另一個空間就完全不一樣了,太陽穴隱隱作痛,逼得手裡的力氣居然開始流瀉,他只能聽著空屋裡的腳步聲一下一下,踩上搖搖欲墜的硬木樓梯,站到那個鎖頭落下,門扉卻依然緊閉的房間前。

    不行……別去那裡……

    不要打開,他讓步了……只有那裡……拜託不要打開來看……

    腳步聲離開了。

    接著響起的是屋子裡的小東西被擺回原位的聲音。

    歪斜的畫框被扳正回來,傾倒的盆栽被小心立起,連同雜亂擺放的桌椅、起了皺褶的地毯,還有被打得滑出窗軌外的窗框,全部都回到它們原本該在的位子上。

    指尖輕輕擦過積了一層灰的黑色木櫃,碰到一個扣倒蓋住的相框。

    Leon不確定裡面裝過什麼相片。

    那隻手猶豫一會也還是離了開去。

    洋甘菊的味道將他喚回現實。

    是進門前跟著平穩呼吸聲一起流出的味道。Leon鬆開手,眼神對焦回來,被他逼到牆邊的嚮導滑坐到地上,按緊胸口耗盡氣力地喘息,他不敢確定自己前一秒到底用了多重的力道,才讓眼前那人必須這般狼狽地索求氧氣。

    「哈……啊……咳咳!咳……」

    對方依然全身發顫、臉色蒼白,緊閉的雙眼滲著不知是不是恐懼逼出的淚水,就連洋甘菊的味道也是起伏不定,一如下秒鐘就會散進洪流裡的青煙。

    Leon忍不住蹲下去給他拍背。

    「……咳!咳……」

    「慢慢來,不然會更不舒服。」

    「對不起……」一靠近就聽見沙啞的道歉聲,「是我……太突然,咳!可是……」

    「你先不要說話。」

    「可是……」他伸出手想要對方安靜些,在湊到嘴角前卻被用力推開,「我不想要……我不想要你覺得,你有那麼糟糕……你明明……你明明就不是……!」

    「就說了叫你先安靜!」Leon一把將人拽起來放回沙發上,他瞄見對方在他進門沒多久後準備的馬克杯,走過去倒了一杯溫水塞進對方手上,「……我知道你想講什麼,你也別道歉了。」

    「……」

    「該道歉的是我,對不起,剛剛嚇到你了,」又倒了一杯水給自己,Leon坐到沙發另一邊,從背包裡翻出一盒藥,「狂躁症發作就像剛剛那樣,甚至那種反應只能算輕微而已,更失控的……我猜你沒看過,那天那人直接被拖去野外,我們也沒有再看見過他。」

    他撬開其中一格,從裡面倒出兩顆膠囊和水吞下去,直到心跳緩和一點之後,還是能感覺到旁邊的視線。

    ……好像很想說什麼一樣。

    「那是壓制狂躁症的藥?」

    「算是,是發作後吃的鎮靜劑。」

    「另外兩格呢?」

    「這個是抑制精神圖景的破壞面積不要擴散,平常照三餐吃,還有這個才是發作中直接壓制,」他頓了一下撇過頭,「不過這次……剛好用不上。」

    洋甘菊的味道變得強烈了點,「如果我說,我希望這些藥你以後全部都不會用上呢?」

    「不可能。」

    「那……至少不要再吃抑制破壞面積的?」

    「你以為在菜市場買菜嗎?還討價還價的。」Leon甩過去一眼,手上的藥盒剛要塞回背包裡就被兩隻手按住,「你確定你真的要取消申請?」

    「沒有輔導師我一樣可以過日子。」

    「可是一直原地踏步,像個空殼一樣也沒有比較好!」

    「我才沒有……」

    「走一次試試看吧?我可以陪你啊。」淺色的藍眼執著地盯住他,在明亮卻不過分刺目的小空間裡閃著溫和的光,「一直吃藥也不好,這樣在圖景復原同時身體也搞壞掉,那也沒有任何意義。」

    「……」

    「Benni也都說你正在復原中了,你不想找一個……效率更好的方法嗎?」

    「……你不怕我又變成剛剛那樣子?」

    壓在藥盒上的手鬆開來。

    「拜託,我是嚮導。」映入眼簾的微笑讓他升起一股被完全看穿的驚惶,「哨兵要是狂躁症發作,讓他真正穩定下來不就是嚮導該做的嗎?」

    ……接下去要說的話就只是本能反應而已。Leon這麼說服自己,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我該怎麼稱呼你?」

    「稱呼?」

    「你希望我叫你的姓氏還是名字?」他一瞥眼看見散在桌上的表格,擺在最上面一份是自己的筆跡,底下有一份應該是合約的東西,他的手指輕輕掃過那行機器打印上去的名字,「Maximilian……」

    「叫我Max,」坐在他一旁的嚮導這麼說道,「你這是……要申請了的意思?」

    「嗯,你也叫我名字就好,一直用尊稱也很奇怪,」Leon隨口回道,刻意躲掉對方想再追問下去的表情,撥開資料拿起那份同意書,「這個是確認過後簽名就好了嗎?」

    「對,呃,第二頁最後一欄是雙方討論後可以再附註的條件,」他聽見Max的聲音裡在細細顫抖,而那原因他連想去細究都覺得難為情,「這樣可以確保兩個人的人身安全和隱私之類的……東西給我好了,這樣講比較方便!」

    Max忽然擠過來,抽出一支筆在表單上比劃,Leon嘗試專注地聽著,但仍不免被對方一晃一晃的髮尾給吸引。

    室外的顏色大概會比燈光底下更淺一點吧,還散著一股溫和的氣味,「……哈囉?喂,你有在聽嗎?」

    「……有,做什麼?」

    「你有什麼需求條件要先寫上嗎?我簽個名就好,輔導的詳細內容想要之後再約時間討論……已經有點晚了。」

    Leon接過文件終於集中起精神,他盯著輔導師簽名欄裡面的字跡,想了想在Max剛剛提及的條件欄裡加了一行字才簽下名字。

    臨走前他看見Max的表情,從拿回同意書後就還是那副有點困擾的樣子,「不走嗎?燈都關了門也鎖了,是你說時間太晚的,現在還有什麼事?」

    「那個……你的附加條件真的……」

    「為了你也為了我好,我不想看到有人平白無故又被我牽連。」他強硬地截斷Max的話頭,想想這樣又太過不留情面,這才稍微走近對方放緩語氣,「所以,暫時就先這樣吧,反正以後有的是時間。」

    Max似乎是愣住了,他抬臉看向Leon,就在Leon以為他是不是累到要睜著眼睛睡著時,Max瞇眼拉開一個笑容。

    「是沒錯。」


TBC. 12. Oct. 2016. 

评论(10)
热度(14)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