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Embrace Ch.5

*諸君你們知道嗎磁卡的形象就毀在這一話了(no

*今天的bonus希望大家喜歡,因為我自己也超喜歡(歪重點大王

*正文^///^


    隔週上班時安頓好小孩子,Julian就把Max拖到場邊去套話。

    「欸,Gorre講的都是真的?」

    「他講什麼?」

    「就你們上次在餐廳講的啊,他退伍以前的那些事。」

    Max翻個白眼,他對哨兵的聽力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疑惑為什麼Julian還可以做到一邊看電視一邊聽餐廳角落的談話,「既然是他自己講出來的,那就是真的了。」

    Julian皺了下眉,似乎對這個回答不太滿意,「怎麼可能只聽他講?圖景裡總會有紀錄吧?」

    「多少都知道那個位置在哪裡,如果Leon不想給人碰,我也不想讓他再難過一次,」Max想起了他們的約定,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下去,「……以他的情況來說,他願意講出來就是很大的進步了。」

    那天晚上Leon最後的問題,他回答不出來。

    假設只是單純維持輔導和被輔導的關係,那要繼續合作下去那是理所應當,他當然沒問題,但是Max隱約感覺Leon想問的絕對不是這個。

    並且他也發現,如果Leon問的問題真的又包了一層涵義在裡面,他很可能也會點頭答應。

    第一次做完精神梳理後,他承認倚在肩膀上的重量嚇得他差點要把筆丟出去,但也承認那個溫度離開時他其實有點失落,由此開始期待往後每次見面的時間,他想再多聽一點那人講話時的音調起伏,還有伴隨熟悉程度越來越常浮上嘴角的笑容。

    但Leon沒有明著說出來,從來就沒有,以Max的身分立場這也違反課程培訓時提及的潛在規範;Leon只有問能不能保持現在的聯繫,他也必須就事論事,可是在經歷將近整晚的傾聽後,事實的苦澀和迷惘沉甸甸地壓在胸口,讓他根本出不了聲。

    該說那時幸好Leon的老闆過來打圓場嗎?當Klaas疑惑的聲音響起時他只感到鬆了一口氣,模糊地應聲你一定會好起來之類的話,收拾好東西就藉口趕著搭車為由先離開了。

    一顆球飛到Max和Julian腳邊,場上一個新加入訓練的孩子慌張地跑過來道歉。

    「不用那麼緊張,回去繼續吧。」Julian蹲下來摸摸小男孩的頭,等男孩回到場上後他回頭瞄了一眼似乎還在發愣的Max。

    「你也別緊張了,都像你說的一樣進步了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他走回場邊和Max一起靠在欄杆上,「想聽聽他以前在部隊裡是什麼樣子嗎?」

    「Leon嗎?」

    Julian聳聳肩,「我上次想講就被打斷了,今天講出來讓你放鬆一下,也是報復他在那邊給我裝不熟。」

    「……?」Max覺得現在給他的同事叼一根草裝流氓可能會滿適合的。

    「我也是上禮拜聽你們講才知道他怎麼會來這裡,他剛進部隊時我跟他算熟得很快,也跟你一樣叫我Jule,鬼知道怎麼突然改叫姓氏了。」

    「呃——」

    「雖然只是看幾眼而已,但兩三年不見,他改變得比想像中要大很多,」Julian閉上眼,似乎非常享受在回味那段倚靠本能拚搏的日子裡,「Gorre那時在我們這群還蠻顯眼的,很少有人是中斷學業就為了進來這裡,他就是其中一個,而且他一進來就很活躍,體力好頭腦好不說,連打混時胡扯都比一堆學長強,簡單講就是吵得要死偏偏又讓人很喜歡的後輩啦,哪像他自己講的那麼年輕有為?這人明明也有不正經的樣子好嗎?」

    Max忍不住打量起Julian,「……你確定你在講的人是他嗎?」

    「確定確定,」Julian擺擺手隨口應道,忽然想到什麼,睜眼看向Max,「我跟你講過他訓練時是什麼樣子嗎?」

    「什麼樣子?」

    「他會模仿猴子的叫聲,不信你就……」

    一陣突兀的電子音樂截斷兩人的談話。

    「……我靠Meyer老師你帶手機進來訓練?」

    Max慌忙把手伸進口袋裡按掉通話,「我跟教練講過了啦,接完這通我就把手機放更衣室。」

    「你跟教練講過啥?」

    「我去接一個人。」

    哨兵野性的直覺從來不出錯,Julian忽然覺得背後很毛。

***

    Max還沒走出更衣室,就看見門口有一個人邊打量四周邊往他的方向過來。

    「站在那裡別動!我帶你去訓練場!」他朝對方揮手,那人注意到後聽話地停在了原地。

    Max小跑步到Leon身旁,像每次見面後一起走去車站那樣抬眼看向他,「你怎麼找得到路?」

    「聽到有人跑步聲越來越大,我猜應該是你,就跟著路標找過來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Max總覺得Leon在回答時瞄了一眼他的脖子,忽然Leon皺緊眉頭,「這裡有哨兵?」

    「嗯?有啊,就是Jul……」

    兩人剛靠近訓練場,Julian就匆忙跑出來,他看見一起走到門邊的Leon,臉上表情有些怪異,拍拍Max的肩膀就跑走了,「U15的人找我有事,你們先幫我顧一下這裡。」

    「他那個好像懂了一切又很心虛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Max想到他的手機在響之前,Julian好像說過要模仿誰的什麼叫聲,他乾笑兩聲把Leon拉進場內,有意無意地忽略掉問題,「你等我一下吧,我跟小朋友講接下來要做什麼。」

    等Max回到場邊時,Leon卻搶先開了話頭,「為什麼Draxler會在這裡?」

    「啊?」……有點迷茫,「他是我同事啊不在這裡不然幹嘛?我還想問你……」

    「他是哨兵。」

    ……為什麼要叫他的姓氏……?被連續搶白兩次,Max已經很不高興了,他瞇起眼睛瞪回去,嗓音也跟著壓低不少,「我知道他是哨兵,有什麼問題嗎?」

    「他……」好像終於發現自己講話很不得體,Leon沉默幾秒才重新開口,語氣仍然透了一點無法釋懷的僵硬,「……你知道哨兵在找配對嚮導時,通常是透過政府的特別部門在找吧?」

    Max點頭,臉色還是不太高興。

    「Drax……Jule,他從入伍到退役……都沒有聽說過,他有綁定標記……」

    他好像懂了,「Jule是退役後才找到嚮導的。」

    Leon的眼睛似乎睜大了一點,可是Max不太敢去知道Leon出現這種反應的理由,只是硬著頭皮接下去,「就是上次和他和Klaas一起看電視的日本人,我們都叫他Uchi……他是你們店裡的常客吧?你有印象嗎?」

    「場上有問題嗎?」

    Julian的聲音從門口遠遠傳來,他們回頭,球隊的另個助教一雙長腿跨過矮欄杆,直接抄近路跑向兩人,但是他的路途並不順遂,小孩子發現消失很久的老師終於出現時,一個兩個都往Julian的方向撲過去,Julian逼不得以把其中兩隻抓起來,放棄和他們兩人對話直接往球場中央走了。

    「……好羨慕……」

    Leon立刻轉過頭,Max這時已經蹲下去幫靠近他的孩子把球鞋球襪整理好,「一手抱一個好像真的很好玩,可是都沒人想給我抱。」

    「給你抱就沒有自由落體可以玩了。」聽見Max的回答他稍微放鬆了點,伸手比劃一下,「距離太短,速度感不夠。」

    旁邊的人安靜了。

    「……對不起我錯了。」

    Max抬起臉,朝他笑得燦爛,「知道就好。」

    「……」靠,為什麼要突然那樣笑。Leon捂住臉,好一會才悶悶地出聲,「所以要我來球場做什麼?」

    「想看你多笑笑吧。」

    拍了下小球員的後背要他回去訓練,Max拍掉沾上褲腿的草屑站起來,「我覺得多接觸一點人笑的樣子,對你的情況應該會好一點……小孩子都沒什麼心機,相處起來最沒有壓力,才想要你過來看看的……嗯,就是這樣。」

    在離開餐廳後他想了快一整個週末,他不斷自我提醒,不能讓Leon提供的「方向」被白白浪費掉,最後也只想到讓對方暫時走出諮商室這個方法,也許讓Leon多接觸目前生活圈以外的事情,就可以讓他忘記退役前太耀眼的過去,給現在無法觸及的自己帶來的身心上的折磨。

    Max努力說服自己這與私人情感無關,發送邀請後收到回覆的速度,卻又讓他開始想像能夠更接近對方的機會。

    不知不覺間他沉默下來,忘記開口解釋,只是抱著球靠在欄杆邊盯著球場另一邊的底線看。

    「你有別的理由要我來也無所謂,反正我一定會到。」

    「欸?」

    他被發話聲嚇得一跳,面前已經伸出一隻手,「球給我。」

    Max乖乖把東西交過去,Leon只是舉個手表示謝謝,轉身便把球踢進球場,「Jule!今天多一個老師!小孩分一點給我!」

***

    把場地器材都收拾完,確認孩子都搭上家長的車以後,才輪到助教們休息的時間。

    「下一次……也是約週五晚上七點ok嗎?」

    「好。」

    Max點點頭,闔上記事本整個人癱軟進沙發裡,從淋浴間出來他就懶得抓頭髮了,瀏海垂下來蓋住視線,不過還是能察覺Leon坐在斜對角打量他的目光,「……怎麼了嗎?」他不自在地坐正回來順了下髮尾。

    「不,沒事。」Leon很快地回答,猶豫了會還是開口,「……很久沒有和這個年紀的小孩相處了。」

    「是嗎?我覺得你適應得很好啊。」提到這點Max就很想笑,傳接球過了幾輪,他發現Leon在照顧孩子情緒的方面根本不像一個生手,會和小球員聊天,偶爾打鬧示弱一下是基本,更重要的是他很懂得拿捏獎勵和處罰的界線,還能叫那些小鬼們心服口服,場上的快速反應和諮商室裡問十句才挑兩三句回答的樣子幾乎是兩個人。

    他捂住嘴勉強控制住不斷上揚的嘴角,「你以前帶過小孩嗎?」

    「只有姊姊的小孩。」

    「我回來了……嗯?」辦公室的門被打開,Julian頭上還蓋了塊毛巾,看見門裡的兩人卻完全不覺得有哪裡不妥,走回自己座位上就拎起背包慢吞吞地收拾,「剩你們兩個?其他人都回去了?」

    Max忽然有點緊張,他偷偷瞄一眼Leon,想起上禮拜和今天白天時,似乎只要遇上Julian,他的臉色通常就不會太好。

    出乎意料地,Leon只是搖搖頭,回答更是異常平靜,「沒,我也要先走了,等等還有工作。」他拎了後背包站起身,就連動作也是不急不緩的樣子。

    然後Max才知道究竟是哪裡不對勁。

    還沒反應過來,Max就被推回椅背上,一隻大手將他瀏海往後梳開,溫熱柔軟的觸感碰了下額角便輕巧離去,「那就禮拜五見了。」

    大門被關上了。

    Julian眨眨眼,茫然看向還在恍神的同事,「……他把我當成假想敵之類的東西嗎?」

    「……大概是……」沙發裡的人蹭一下跳起來,「可是!我有跟他說你的嚮導是Uchi啊!」

    「你傻了是不是?我有沒有嚮導跟他喜歡你是兩回事好嗎?」

    Max摸著額頭,徹底石化了。

    像打翻的水一樣,熱度從額角往外漫延,他覺得自己現在連指尖都是燙的,心律不整,體溫甚至可能比洗好澡時還高上許多。

    明明是自己暗地裡也在期望的結果,卻開始為著一個不知名的源頭發顫發寒。

    

TBC. 25. Oct. 2016. 

*因為這話內容好像有比較輕鬆,所以附個湯上兩人的簡易星盤分析

*這位湯主感覺好有氣質啊(*ˊqˋ*)

↓↓↓英文苦手的話摘要(。)如下↓↓↓
然後就可以自己去翻星座書了

*Max Meyer - 18. Sep. 1995.
太陽處女 // 月亮巨蟹 // 金星天秤 // 火星天蠍

*Leon Goretzka - 06. Feb. 1995.
太陽水瓶 // 月亮金牛 // 金星摩羯 // 火星獅子

*沒有水星有點可惜…雖然自己推或是找網站也是可以可是我懶((幹

*順便說不看上升的話,磁卡星盤裡一滴水都沒有欸跟我一樣((不重要

*最後我一定要說!!!!! 月亮星座太適配了,好甜好暖看得眼淚一直掉QWQQQ


评论(11)
热度(15)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