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Embrace Ch.9

*告訴我我不是因為刷新作品tag才掉粉的lolll

*啊我是只能寫足球同人不能喜歡別的東西逆lolllllll

*然後,真心誠意的以為,番外篇的重點是吃醋的磁卡因為自己寫完後像個白癡一樣笑很久(爛人

*算了麥芽很sweet就夠了(升天)

*正文yaaaaa


    看診間的門被推開,Max坐在走道椅子上往門口看去,Leon拿了資料朝他走來,臉上的笑意根本無心掩飾,擠到他一旁毫不吝嗇地給了一個擁抱。

    「結果怎麼樣?」看見那樣的表情Max就放心了,蹭蹭對方外套領口的毛邊,覺得還是該多問一句。

    他的頭髮被梳開來,一個乾淨的吻落在額角,「恢復九成有了,比預估中的還要超前很多。」

    「意思是快要……」

    「對,Benni說,完全恢復就只是時間問題而已。」Leon還是摟著他,聲音裡的激動難以掩飾,而這種上揚的情緒Max幾乎是第一次在他身上見到,「快要可以回去了,真的沒想過……可以有這個機會。」

    他愣住了,「回去?」

    「嗯,太久沒有體會過那種,身體和精神力完全任自己支配的感覺了,現在只要想到可以再跟以前一樣,我就很期待那天快點到來。」

    Max忽然覺得嘴巴有點乾澀,「喔,」他勉強應道,「你好像比以前提到這件事的時候還要開心。」

    「是沒錯,」Leon不太好意思地笑出來,「剛受傷時完全不敢想像有康復的一天,結果現在真的快好了,竟然可以比想像中還要興奮。」

    「那樣很好啊,」他得試著讓自己看起來高興一點,「Benni有再另外提醒什麼嗎?」

    「那倒沒有,」環住背後的手放開來,「你的情況呢?」Leon說著看向Max的腳。

    大約一個月前Max終於告別了拐杖,儘管如此,第一次不倚靠外力行走還是有些吃力,手術部位只要試圖移動就出現脹痛感,也可能是想太多,但是復健後期的心理因素遲早要克服他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

    Max忍不住抓緊褲腿,「想正常跑跳需要再一點時間,球隊那種激烈運動暫時還是不行。」

    「所以走路已經可以了?不會再痛了?」

    「我覺得還行。」他撐住椅背站起來,「今天和教練講好要去回報,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那我陪你去球場。」

    Leon跟著站起身,很自然地伸手攬住Max的肩膀。

    啪。

    他想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

    Max倉皇地瞥一眼Leon,抬起的手臂慢慢收回來,「我……我可以自己去,你不是還要工作嗎?快點去上班吧?」

    說完他著急地想往門口櫃台走,手上卻隨即被牽制住,「需要在醫院裡就急著跑走嗎?」

    聽不出波瀾的一句反問,他盯著對方輕輕扣進來的手指,講不出任何辯解的話。

    「至少我可以和你去等車吧?」Leon垂下眉毛小聲求道。

    Max縮了下肩膀,最後還是抿緊嘴唇點頭。

    到候車處時Leon習慣性在他額角親了一口,要離開的當下卻一反常態,遲疑地停頓下來,表情變得有些複雜「……怎麼了?」Max忍不住問了句。

    「真的……不是錯覺?」

    「什麼錯覺?」

    「不,沒事。」公車駛近的聲音出現在Leon身後,他胡亂在Max頭上揉兩下,臉上表情已經恢復正常,「你路上小心。」

    「會啦。」

    終於輪到自己一個人的時間,Max上車後急忙往車後面走,坐下來想要冷靜卻怎樣都做不到。

    Leon就要可以當回以前那個優秀又自信的哨兵了。

    但是他不敢去理解對方說的「回去」到底包含了多少意思在裡面。

    他喜歡交往前那個會安靜地跟他討個抱或是尋求一點點安慰的Leon,也很喜歡好轉之後越來越可以大笑著跟他打鬧的Leon,沒有人會拒絕一個人向自己散播正能量,但全部全部的前提都是這個人可以在自己身邊。

    而如今對方似乎是跟他說,想要完全回到「那時候」的狀態。

    那一定也要有相應的環境才行吧?

    那個從來沒有他存在過的環境。

    現在想想,其實很多互動也都在有意無意地迴避更近一步的接觸。

    Leon從來沒有拒絕過在公開場合可以顯示親暱度的肢體動作,他甚至很喜歡,常常是起頭的那一個,可是最多也就是這樣了,像在同旁人宣示主權一般,有時連這種意味都沒有,幾乎只是安撫作用地碰碰Max的身體,只要舉動稍微曖昧一點,馬上就會中止,接著顧左右而言他,最私人的生活領域更是從來不曾去涉及。

    Leon很介意他的感受,生怕自己的身體狀況會對他造成影響,因此一直都很體貼,體貼到幾乎是彬彬有禮的程度,Max都知道,可是他也知道這對他來說遠遠不夠,明明Leon就是他的哨兵,明明是他希望可以一直倚靠下去的人,卻完全無法再接近一分一毫,每次體認到這點總令他感到失落,也讓他質疑起自己身為一個嚮導,這樣待在一個哨兵身邊究竟還有多少意義。

    Max不確定Leon不碰他的原因是不是猜測的那樣,因為可能波及到他而遲遲不肯做出承諾;唯一可以斷言的是他不希望Leon只把和他的相處當作過渡期來看待,連一點點什麼都沒留下。

    那麼他一定會崩潰的。

***

    午休時間快到了。

    Leon瞄了眼時鐘,還是低下頭繼續擦盤子。

    他不自覺一直盯著右手腕看。

    讀不出Max揮開他的手時,到底是帶了什麼情緒在裡面。

    風鈴輕輕響起,Leon皺眉往門口看去,怎麼老是有人挑這種時間來吃飯?「不好意思,我們現在要……」看見來人後他馬上閉了嘴。

    應該……算是熟人?

    Leon知道Uchida應該是這裡的老顧客,只是排班和對方光顧的時間比較少重疊,所以熟悉程度不如Klaas那樣,總在打烊後還待在店裡頭看電視閒聊,但也不排除是打烊後那段時間才讓他們從店家與顧客快速變成了朋友關係。

    「我可以坐吧台嗎?」Uchida指指咖啡機前面的座位。

    「呃,可以。」Leon急忙拿出菜單,「Klaas還在廚房,要幫你叫他出來嗎?」

    「不用不用,我先看要吃什麼。」

    「……好。」

    Uchida一手撐在桌上,看起來像要把每道菜名都看過一遍,伸出另一隻手在菜單上比劃著,「是不是麻煩到你們了?這種時間。」

    「呃……」Leon把頭壓得更低,開始考慮起蹲在地上擦盤子的可能性,「好吧,有點。」

    「抱歉,我的課臨時被調走,只好來這裡打發時間……一份雞肉沙拉,謝謝。」

    「好。」他處理完點單,剛好看見Uchida已經把外衣脫下,拿出手機正要查看。

    一頭蓬鬆黑髮掩蓋下,對方後頸一小塊皮膚顯得蒼白而突兀。

    它的形狀像羽毛,羽片的脈絡細膩地堆疊出來,羽根半掩在髮尾裡,是一片從天空往下輕巧停駐地面的羽毛,從邊緣收攏的樣子看來應該是烙痕,可是Leon很清楚真正的烙痕不會是這種顏色,這種……這麼溫柔的白色。

    Uchida注意到他的視線,好奇地回望他,「你在看我的標記嗎?」

    深黑色的眼裡看不出情緒,Leon只能窘迫地點頭,「……抱歉。」

    「不不不,你不用道歉。」東方臉孔的男子驚慌地搖手推拒,「倒是我想問的才比較冒昧……」

    「咦?」

    「如果方便回答的話……我想問,你們的是什麼樣子的?」

    「我們的……?」

    「嗯,你和Max的綁定標記。」Uchida的眼神裡總算帶了點困惑,「我記得……你是他的哨兵吧?還是那天我在醫院看見的不是你?」

    「……是我沒錯,可是……」Leon抓了抓臉,談論到自己時更尷尬了,「我們沒有綁定。」

    「啊?」

    「怎麼了?」

    「不,我只是有點驚訝。」Uchida垂下手,思考了好一陣子才謹慎地發話,「我偶爾也會去輔導中心,就有碰過Max幾次……大概是受傷以後吧?他的嚮導素味道越來越淡,我以為你們已經互相標記了,原來一直都沒有嗎?」

    沒等Leon反應過來,他遲疑著又補上一個問句,「你知道嚮導身上味道變淡,通常是在什麼情況下發生的吧?」

    Leon張口想回答,最後還是閉上嘴輕輕搖頭。

    「這樣啊……」他偷眼瞄向吧台邊的客人,發現自己好像沒有勇氣繼續進行對話。

    Uchida坐得靠前了點,專注地與Leon對視,「那種變化嚮導本人是感覺不出來的,通常會發生在他極度沒有安全感的時候,不管有沒有和哨兵綁定都會出現這種情況,但是造成安全感缺乏的原因就每個人都不同了。」

    「……喔。」

    「有時候,比起實質的、眼睛看得到的傷害,心裡那種不被需要的失落感其實會更要人命。」Uchida慢慢說著,不知不覺間便垂下視線,「因為想知道答案的代價太重了,造成就算是完全不確定的狀態,也不敢去更進一步求證,害怕自己一旦得到結果,那個結果就會讓自己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了。」

    Leon總算正眼看向他,「這是你的經驗嗎?」

    「算是吧?不過我自己是不會想死啦。」安撫的笑容浮現在Uchida嘴角,他把杯子裡的水一口氣喝乾後揮揮手,「聽聽就好,當作我職業病又犯了吧。」

    「……我知道了,謝謝。」

    廚房裡的門這時被用力推開,「Leon!我按鈴幾次了你沒……Uchi你沒課?」Klaas端著一碗沙拉出現在門邊,看見吧台的兩個人,臉上的一點點焦慮徹底轉成驚訝。

    「沒課又沒午餐,只好來你這邊了。」

    「你來了也不早講,我可以再給你多一樣菜啊……」

    Leon看他的老闆已經自動罷工坐到吧台邊上,水槽裡的東西收拾好便自己默默進了廚房。

    他靠在牆邊抓出手機,猶豫很久最後還是敲了幾個字送出。

***

    Max有點不想走出球場。

    跟教練談完以後他又去了戶外的訓練場,原本想和Julian討論一下小球員們的近況,以便回來上工後可以順利銜接,結果話題卻莫名其妙繞到自己的嚮導素上去。

    Julian說他的「味道」變淡了,但是Max很清楚自己最近什麼事情都沒做。

    是個哨兵或嚮導都該知道這種情況是怎麼一回事。

    陰霾又一次籠上身周。

    尤其在Julian疑惑他倆是否又發生磨擦時,Leon傳來的訊息更是讓他愣在當場不知所措。

    『你會在球場待到學生下課吧?我去找你。』

    在把螢幕按掉前就給Julian看見內容了,在好友懷疑的眼神下,他把手機收回口袋,一遍又一遍地強調自己真的沒事。

    只是被拒絕在牆外的感覺,他已經無力再承受第二次了。

    將近傍晚,大門口的人潮早就散得差不多了,Max倚在欄杆上踟躕很久,最後掉頭馬上往側門方向過去。

    看見路口的綠燈進入最後倒數,他想加快腳步,卻忘記自己腳傷還沒好全,刺骨的疼痛伴隨一個踉蹌讓他差點往行道樹上栽過去。

    一雙有力的手將他拉扯回來,「不是要你等我一下嗎?」Leon的聲音出現在頭頂,上臂還是被按著,Max試著彎下腰揉揉小腿,對方已經先一步繞到他跟前。

    「還會痛嗎?」

    「……嗯,不會了。」

    「那走吧。」Leon撐起身體,牽住他往來時的方向回去。

    經過正門口的公車站牌,Max才察覺有哪裡不對勁。

    「不搭車嗎?」他掙扎著動了下手指,卻被Leon給捏得更緊,「走走不行嗎?」

    他偷眼看看對方的表情,對於該回答什麼卻一片迷茫。

    「你的味道變淡了,找你找了有點久,還好沒跑太遠。」

    「……哈哈,」Max笑了兩聲,決定忽略掉自己原先想逃跑的念頭,試著讓氣氛可以輕鬆一點,「這麼依賴本能嗎?你可以打手機……」

    「早上為什麼要把我推走?」

    他的笑僵在臉上。

    Leon低頭看向他,手上稍微放鬆,但十指還是交扣在一起,「我想知道,你跟我講好嗎?」

    Max垂下眉眼,Leon也不催他,只是別過視線往路邊招牌一個個看去。

    他開口前原想用力把手扯回來,最後還是任憑對方繼續握著。

    「……我覺得你在躲我。」

    「怎麼說?」

    「你給自己畫了線,踩到就馬上收回來。我有說錯嗎?」

    回應他的是一片沉默。

    Leon停下了步伐。

    「你知道每次你這樣做的時候我都在想什麼嗎?」

    他倆身旁經過一個推著嬰兒車的年輕媽媽,回頭看了他們一眼。

    「我怕我們交往只是暫時的,你之後還是想回去軍隊裡,那你又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又設下這種隨時可能會越界的限制,你不覺得很矛盾嗎……」

    「我沒有這個意思。」

    「你說你想『回去』!」

    「Max,你聽著,」Leon按住他的手臂,把他拉到街角屋簷下,「我的意思只是,我想回到那時候一個健全哨兵的狀態。我的圖景還沒完全復原,假如在私底下太過火,觸發結合熱強行打了標記,我怕標記不完全會給你帶來後遺症;要是我恢復正常,當我們真正進行到綁定的時候,就不用再擔心會傷到你了。」

    「……又不是一定會產生後遺症,況且你都快要復原了。」

    「但我不想再冒險了!」抓住上臂的力道猛然加劇,Max被用力搖晃幾下,吃痛地低呼一聲,察覺到Leon呼吸開始變得不穩定,他勉強伸手按住Leon的胸口,想要讓對方鎮定下來。

    感覺到圖景裡的躁動因子慢慢被排除,Leon低下頭穩住氣息,再出口的聲音因為擠壓著胸腔卻變得有些哽咽,「圖景受創我自己的經驗就夠了!我不想要你變得跟我一樣……要是你受傷了,我卻沒有能力讓你復原,要再把你交給第三個人,我……你以為我不想再更近一點嗎?你覺得我的耐心有可能到這種程度嗎?」

    他的頭靠到Max肩上,「我沒有想過要把你當跳板,我只是怕你會被我拖累,你是嚮導但我不是!要是……」

    「要是我不介意呢?」

    Leon蹭著他的衣領輕輕搖頭。

    Max用力把Leon推起來,原先只是按在胸前的手使勁在布料上面扯出皺褶,「我是你的嚮導……我是你男朋友欸……!」

    他已經無暇去顧及對方眼裡的自己,失去冷靜的樣子到底有多狼狽,「你就算有這個打算我也不要把自己交給第三個人!你也不要再保留了好不好……我想要的就是你我管你是不是正常的哨兵!」

    視野變得一片模糊,他沒辦法確定Leon的眼神是否已對焦回來。

    Max悄聲靠向前,揪緊Leon的衣服把臉埋進他懷裡。

    「……好,我不會再這樣了。」

    抓在外套領口的手被小心掰開,Max感覺到他的頭髮又給那隻大手揉亂了一次,「但是我再提醒一次,你要是不能接受標記不完全的風險,那就一定要把我推開……你懂了嗎?」

    他用力搖頭,伸出雙手抓住眼前Leon的手腕。

***

    玄關亮起的小燈掃空一路上住宅區裡幾近死寂的幽暗。

    Leon進門後快速確認過客廳裡沒有任何髒亂,這才收起鑰匙開始脫鞋,「Max,大門後面有掛勾,你的外套……」

    喀啦,喀。

    回過頭,Max的手已經從門把上離開了。

    他的背貼著門板,倔強的眼神由下往上盯著Leon,削短的金髮在燈光下更顯飄忽。

    Leon走近兩步,將Max困在自己的臂彎裡,「……你知道你剛剛在做什麼嗎?」

    「幫你鎖門。」

    「那你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嗎?」

    沒等應聲他便彎下腰吻住Max的嘴唇,舌尖毫不費力地撬開他的上排牙齒,更加深入地吮吸舔舐,虎牙輕輕蹭著下唇,漸染成艷紅色的唇線,在昏黃燈光下折射出曖昧的晶瑩——那是他從來沒有對Max嘗試過的另一種侵略性,纏繞在兩人身上捆得幾乎都要窒息。

    Leon微微喘息著,他鬆開嘴,有預感自己的理智即將徹底打滑失速。

    而Max根本就不打算讓他煞車。

    懷裡的人踮起腳尖,抬手捧住他的臉,在唇角軟軟地碰了一下,指尖順著輪廓輕巧滑過下頷。

    Leon打掉Max的手指,扯住他一隻手就把人往房子最裡邊帶。

    

TBC. 14. Nov. 2016. 

*原來長微博不用註冊會員((孤陋寡聞

*可是字形好少,我還是研究一下條圖要怎麼自製好了(預告意味(O)

评论(10)
热度(18)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