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等價交換 Ch.1

*大家早安大家好(。)終於開始鞭策自己了

*標題和內容應該是沒什麼關係只是想寫寫看(。

*Embrace的番外,所以沿用(我流)哨兵嚮導的設定真的有沿用我沒有忘記,不過設定詳細不一定會補充,主時間線在正篇以前,算是完全獨立的一篇故事

*我好像幾百萬年沒有寫過磁麥以外的CP了(你也知道


    Julian聽到走廊角落傳出碰撞聲。

    他停下腳步回頭,短促的課間休息,每個人都抓緊時間和同學聊天,好安慰自己接下來又要面對一成不變的黑板和課本;沒有人注意到,或說沒有人想去在意,擁擠的吵嚷聲裡又多出些什麼。

    「Jule?你下節什麼課?」

    「我忘了……抱歉我先去個廁所。」

    他對問話的朋友回應幾句,匆匆轉頭跑向讓他感覺到異樣的樓梯口旁。

    他聞到一點點茶葉香氣。

    和平時被家中姊妹拖去吃下午茶的那些果茶或花茶不同,是沒什麼糖分的味道,甚至還會感受到因為特別突出而刻意疏遠的澀味。

    綠茶?Julian歪頭,暗自嗤笑一聲甩開腦袋裡狂奔的想像力。

    走廊尾端一個人蹲在飲水機旁,地上是散得亂七八糟的文件,他趕緊跑過去幫忙那人收拾。

    氣味更強烈了。他愣了一會才記得把收拾好的東西還給對方,然後注意到飲水機出水口底下放著一只保溫杯。

    「謝謝,」那個人將文件整理好,說著道謝卻不大正眼看向Julian,「要裝熱水不小心碰到了……」

    「沒有濕掉吧?」和他一樣的黑髮輕輕甩了甩,Julian看著對方的頭頂,猜測也許是辦公室老師剛好逮到一個新生幫忙跑腿——講話聽不大清楚,動作有點放不開,個子也不算太高,符合一切剛入新環境還在適應期的青少年特徵。

    「要幫你拿一些嗎?先把你的茶泡好?」

    「茶?」對方遲疑地抬頭,Julian這下真的吃驚了。

    怎麼看都不是德國人,應該說完全就不是歐洲人的長相。

    以一所高中來說這個跨國交流的距離有點遠。

    Julian還沒想出該說些什麼,對方又搖了搖頭,「我已經好了,自己回去沒關係。」

    「……噢,」他扯出笑容試圖讓兩人間可以輕鬆一點,「那你慢慢來,我待會還有課……你認得路吧?」

    這次終於點頭了,Julian如釋重負地垮下肩膀,轉身便朝教室跑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尷尬個什麼勁。

    留下亞洲臉孔的男孩站在原地,他拿起杯子看了看,略微下垂的眉毛完整表達出他的困惑,「我泡的明明是咖啡……?」

    他可以肯定,他的疑惑不管是出自口中還是發自心裡,那個好心的男孩子絕對什麼都不懂。

    「他怎麼會……發現?」

***

    Julian不敢置信地睜圓了眼。

    講台上的人他不久前才見過。

    但是那個人在這間學校裡的身份,和自己想像的簡直是天差地別。

    「各位好,很高興來到這所高中,我是加入參與這次海外教師實習計畫的內田篤人,預計會在這裡待上一年左右的時間,期間希望能和各位同學相處愉快。」

    Julian忍不住推開椅子站起來,「你不是交換生嗎?」

    「咦?」沉靜的黑眼珠裡冒出一點疑惑,「應該……也算是交換生沒錯……?」

    「Draxler,我們上課好嗎?」

    坐在門口位置的班導師發話了,「總之,事情就是像內田老師說的一樣,他會在之後一年裡參與我們班的所有活動,另外他的主修是英語,所以英語課時他都會在場,時間允許我會請他上台來教課。沒問題的話現在我們就……」

    「內田老師我有問題,」Julian坐下後又舉高手,「你有暱稱可以給我們叫嗎?」

    「這種問題下課後再說,我們沒有阻止師生交流好嗎?」拿著點名簿的纖細手腕看起來要爆出青筋了,「現在把上禮拜討論的文章拿出來,我們今天要從……」

    於是Julian下課後就真的跑去問了。

    東方面孔,就連名字也充滿異國神秘的Uchida老師,收東西的動作……很慢。

    或者說,很小心翼翼。

    下課鐘響後同學們一下都跑得沒影,而他才正要把最後一本筆記簿塞進提包,Julian因此才能逮著機會,丟開課本幾步衝到對方面前,他一隻手撐在桌面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名義上的老師,「我叫Julian Draxler。」

    「呃?」Uchida愣愣地抬頭,「呃……嗯,你好。」

    「你可以叫我Jule。」

    「嗯,你好Jule。」

    「我可以怎麼叫你?」

    「啊?」Uchida眼睛睜得更大一點,「那……Uchi?」

    「大家都這樣叫你嗎?」

    「嗯,」對方忽然驚得一跳,「你是早上幫我撿講義的那位?」

    「呃——對,」好像終於發覺自己看人的樣子真的很沒禮貌,Julian收回手,接著在書桌前蹲下來,「你真的不是高中生?」

    「我都要大學畢業了。」看著對方邊問邊心虛地將下半臉藏到併攏在桌緣的十指後,Uchida笑出聲,忍住想把手壓上那頭深色捲髮亂揉的衝動,「早上謝謝你了?」

    「嗯……不,不會,」Julian低下頭,聽見提包拉鍊拉上的聲音,他害怕對方趕著離開,仍在踟躕的問句就這樣脫口而出,「那我就叫你Uchi!……可以嗎?」

    「……當然可以,」不知道最開始是被什麼吸走注意力,他這時才察覺實習老師溫和的男中音是一口口音頗重的德語,「じぁ,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Jule?」

    「……我不會日語。」

    「那你只要跟我重複一遍就好了。」

    「……好。」

    Julian點點頭,低聲複述了一次。

    低低的嗤笑從頭頂飄下來,打著捲的黑髮被一隻手蓋住用力揉了揉,他聞見一股若有似無的茶葉香氣,四散漫開在兩人之間。

    他早該察覺自己能夠輕易發現對方存在的原因。

***

    「嘿,Benni?」

    「……」

    「Benni你在嗎?」

    「……」

    「Benni你都不理我……」

    Benedikt一甩手,把正在翻閱的厚重書本扔到床舖上,轉頭瞪向大剌剌霸佔了同個地方的Julian,「我問你,這本書名叫做什麼?」

    「微生物學理論。」

    Julian從床裡坐起來,恭敬地把那本書捧起來遞回給Benedikt,「這禮拜要小考的?」

    「你知道還跑來我家做什麼?」

    「我想跟你講學校的事嘛!」

    「是是是,那個日本來的實習老師是吧?」

    「哇喔,不愧是嚮導,」Julian抱著一顆枕頭坐得更靠近桌緣,「我才起個頭你就知道了。」

    「那是因為之前你連續一個禮拜在Whatapp一敲我就是講這件事好嗎?」Benedikt快被煩死了,還是按捺下想把那顆枕頭抽起來砸臉的衝動,「這跟嚮導體質有什麼關係?」

    「嚮導不是都會讀心?」

    「那只是感知情緒,況且一般體質的人我根本就碰不到在想什麼。」他停頓一會,又小聲地咕噥一句:「就算知道也不想猜你下一步想幹嘛。」

    「你就真的不想聽我要跟你講什麼?」

    「你這是強迫中獎,」看見從小跟到大的表弟露出一臉無害的笑容,Benedikt垮下肩膀,無奈地放棄進度趴到書桌上,「說吧。」

    Julian搓搓鼻子,伸手戳了下表哥擺在檯燈旁的小擺飾,開口敘述起自己觀察到的全部事情:早上偶遇時不一定看得見的早餐,課堂裡無意瞄見的小表情,午休經過辦公室總看見一副恨不得睡到天荒地老的樣子;Julian也知道自己念叨的東西都差不多,可是他就是下意識地認為,因為每天都是新日子,那麼或多或少也該有些許不同才是。

    可能也是自己過度關注對方的原因,Julian有時會有一種錯覺,錯覺他和Uchida心靈相通,只要Uchida皺起眉頭,他就能立即反應到對方困惑的是什麼然後幫忙提出問題,似乎每一次都能矇對,因為當他轉頭看向對方時,總能從那雙黑眼珠裡看見閃閃發亮的感激。

    他承認他滿驕傲自己是可以迅速發覺這位異鄉人想法的存在,但也就僅止於此,自從第一次交談獲得可以互喊暱稱的特權後,他們就沒什麼私下的交集了,Uchida根本不會叫他Jule,他也只敢稱呼對方先生,偶爾比較輕鬆的場合才領頭用日語喊一次,因為他知道太鬧騰對方可能會有些困擾,一切公事公辦,不遠不近才是最好,如同苦澀的茶葉味道一樣使人自然疏離。

    Julian仔細數著他和Uchida有過的所有互動,像平時用手機聊天一樣,唯一讓Benedikt發現到不同的是面對面才能看見的眼神,在Julian自己也沒注意到的時候,他的眼底除了好奇已經又多了好些東西混在裡面——一點點期待、畏懼,還有怎樣都搆不著邊的失落。

    「……有時看到他那樣的表情我真的很想問,Uchi,我是不是猜對你想要什麼了?」黃銅色的地球儀小擺飾在指尖底下不停轉啊轉,Julian用力一點,支架上的球體馬上動彈不得,「像地球儀這樣該多好,繞一繞就把全部都看光光了。」

    「我可看不見這裡面是空心還實心的。」Benedikt將擺飾拎到旁邊,嗯,他早就知道裡面是空的,否則Lisa送這小玩具給他時,禮物盒會再沉重個好幾倍吧,「你這麼好奇的話,為什麼不再更主動點呢?」

    「主動?」

    「我以為這該是你最擅長的。」

    Benedikt聳聳肩,看Julian縮回床舖上,他搖頭重新把課本攤開來,「你只是想要個人再推你一把而已。」

    房間裡安靜了好一會,等到Julian終於出聲時,Benedikt幾乎可以聽見這個小男生胸口裡刻意壓下的雀躍,「Bene你確定你真的不會讀心?」

***

    教室裡空蕩蕩的,只剩下兩個人還沒離開。

    Julian婉拒了同學一起參加課後活動的邀請,抓緊背包坐在原位,Uchida在講台上收拾教具,手提包扔在課桌上,看起來東西收好就會隨時走人了。

    他推開椅子快速走到教室前排,「呃……內田老師。」

    正在擦黑板的人面無表情地回頭。

    「需要幫忙嗎?就是……清板擦或是把這些拿回辦公室之類的。」Julian吶吶地指向講桌上的牛皮紙袋。

    ……好弱。這是他平常的樣子嗎?而且現在明明只有他和Uchida兩人,為什麼還是用這麼正式的稱呼呢?Julian閉了閉眼,想要和第一次攀談那天一樣,讓自己縮到桌子底下。

    「可是,Jule有球隊的練習吧?」

    他不敢置信地抬頭。

    「我認得你啊,偶爾還會看到,傍晚時在自主加練。」Uchida歪頭笑了一下,「我等會兒才能離開,Jule想幫忙的話,不會耽誤到時間嗎?」

    Julian用力搖頭,卻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才能說服這個實習老師讓自己留下來。

    這應該就是碰到軟釘子了吧……?

    ……不對。

    等等。

    Jule?

    因為頹喪而拱起的背脊瞬間挺得筆直,他早已經習慣對方直呼自己姓氏了,聽起來像一串小短句,導致剛才那麼短促的音節使他如此措手不及。

    「不會,今天沒事。」他得習慣讓自己正視那雙眼睛,直覺告訴他他可以繼續留下來,「今天排的時程表和訓練沒有關係,要不要參加都無所謂。」

    Uchida若有所思地點頭,「有這種輕鬆活動啊……」

    「那個……總之!」Julian往前湊得離Uchida更近些,兩手拍上講桌邊緣,「我可以留下來嗎?」

    「你一開始就是說想留下來幫忙啊。」

    「我想認識你。」他提高了音量,要求自己快點回想起那天開口時的勇氣,「我的意思是,我想再多知道一點你的事情……我想要可以光明正大的叫你Uchi。」

    Uchida往後退了一小步。

    又是那種淡然卻接近不得的氛圍。

    「你是學生。」

    沉默。

    Game over——Julian彷彿聽見宣告判決的低沉男聲在耳邊迴盪,而他面對早已黯淡的遊戲畫面,沒有任何裝備可以起死回生。

    只要搬出這句事實,他就必須毫無理由拎起包袱便走。

    Julian又一次喪氣地垂下頭,指甲輕輕摳著紙袋邊緣,他是真的該離開了,連真心詢問需不需要幫忙都不敢再開口了。

    頭頂忽然多了點重量。

    「Jule你是學生,你想找一個老師討論課外的問題,那是不是要先把你的義務盡完才對?」

    「……義務?」

    他任由對方繼續撥弄自己的頭髮。

    「你有你的義務,我也有我的責任,我希望你可以盡力去達成對自己的要求,又或者說假如你還找不到方向,那也沒關係,我會幫助你帶領你,身為一個老師,這就是我應盡的責任,雖然現在還只是實習……你可以懂我的意思嗎?」

    Julian賭氣地撇過視線,他感覺到Uchida在他抗拒的瞬間僵住了,果不其然對方的聲音開始變得慌亂,「就是……你想做的事情我不確定可以幫到多少,可是有什麼問題都還是可以問我的意思!」

    他抬眼和Uchida對視。

    「這樣子講的話……可以理解嗎?」

    事情是不是有了轉機?他看著Uchida抿緊的嘴唇在心裡自問。

    「嗯,可以。」

    「可以就好……」Uchida的手移開了,帶了點終於解脫的無力感,「待會可以請你帶路嗎?我來這裡一陣子了,哪裡可以吃飯還是不知道……」

    「……啊?」

    現在是……?Julian愣愣地看著對方一臉困擾的樣子,「呃……這個應該算是我的私事,可是我想說如果你是認真想要聊聊的話,那就順便找個可以坐久一點的地方……」

    「好,我帶。」最開始的直覺是對的,Uchida在幾句話裡製造出的意想不到的空間,讓他拾回可以再往前一步的自信。

    Julian主動拿起牛皮紙袋,看著對方眼裡閃現的驚喜,聲音愈發抖擻起來,「老師你要請客嗎?」

    「……老師下班了,才不要。」

    「你剛剛還說可以幫我的!」

    Uchida不客氣地笑出聲,Julian演不了太久也跟著大笑,心想自己已經抓到和他相處的要訣了。

    順著眼前的一個表情一個動作,堅定執著地走進對方視野裡。

    也許這才是兩人的第一次相識。


TBC. 12. Mar. 2017. 

*原本想在內田生日以前全部寫完才發佈的現在看來已經完全不可能了(爆炸)

*所以就且戰且走ㄅanyway我會加油的(躺平)


评论
热度(10)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