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子,通稱馬修
社畜準備期長弧中
主博三次元坑堆放區
二次元坑走子博
>>@炭燒鐵觀音/ID:guruguru123

  Matthew  

等價交換 Ch.5

*已經習慣爆字了沒事的(崩潰)

*想要寫劇評和養水豚(懂者懂)((沒人懂

*生日剩不到兩個禮拜的人今天去買晚餐被叫了一聲妹妹覺得安慰覺得開心(。

*正文,ooc和邏輯硬傷有


    Uchida在踏進庭院以前看了眼這棟房子的二樓。

    現在還是白天,窗簾也全都是敞開的,但他還是看不出哪間是哪個人的臥室。

    嘛,第一次來很正常嘛,知道了才奇怪呢。

    他給自己又做了一次心理建設,挺起胸膛走向Draxler家的大門口。

    按電鈴的手指還是有些不穩……

    『您好?』

    「呃……您好,我是Julian學校的……」

    還沒講完門就開了。

    「是上次照顧Jule的老師吧?請進。」

    「好的,打擾了,」Uchida有點緊張地進門,「抱歉,臨時跑過來……」

    「別這麼客氣,您之前不是打電話知會過了嗎?」眼前的婦人笑著揮手,隨意指了下客廳裡的沙發,「看幾次都還是像同班同學來探望呢……您先坐著吧,我去跟他說一聲。」

    他點點頭,確定Draxler太太看不到以後,揀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原先應對時的拘謹在這時變成一團混亂。

    怎麼這樣冒冒失失的就跑來了啊……Uchida覺得自己有點頭暈,看Draxler家裡的每樣物品都有殘影,可以的話他真想立刻奪門而出,跳上自己的二手小車,不管市區速限直接飆回自家住宅,然後以整個人浸泡在浴缸的熱水裡做為今天一天的結束。

    很好,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他握緊拳頭告訴自己,隨即又想到如果Draxler太太下樓,或者更糟糕,是Julian本人下樓,卻看見空蕩蕩的客廳,心裡一定會非常錯愕和失望吧。

    並且,也是「心動不如馬上行動」這個想法推著他打了電話並走進這棟屋子,臨陣脫逃的作法無疑是在自相矛盾,這樣不僅是對Julian一家人失禮,也是對不起為了這個少年擔心煩躁以至於失眠了三個晚上的自己。

    對了……Julian並不知道他要來,那是他在電話裡特意要求Julian的母親的。

    Uchida的手不停重複放開和抓緊提包的動作,他的嘴巴有點乾,也許他該補充點水分,把水壺拿出來,至少還能讓自己有事做,還能有一點點理由把勇敢留在這裡久一點。

    因為Jule說想把時間留給他,那麼,他以這點心意做為答覆也是合理的吧。

    「啊,忘記準備茶水了。」

    「不好意思!」

    Uchida從沉思裡跳起來,倉皇望向站在樓梯口的Draxler太太。

    「別這麼說,臨時忘記了我才希望您不要見怪……」Draxler太太邊說邊走進廚房,沒多久便端著兩只杯子出來了,「抱歉可能要稍等一下,Jule的表哥正在和他談,說是再給他們五分鐘。」

    「表哥?」Uchida捧起馬克杯,裝的是冰奶茶,「想起來了,Jule有提過……是叫Benni對吧?」

    「那是小名而已,不過我們都這樣叫他。」

    「感情很好的樣子呢。」

    Draxler太太皺起眉,Uchida看得一驚,默默移開就要靠到嘴邊的飲料。

    他……說錯話了嗎?

    「你有沒有想過一旦決定了是誰要來負責任!」

    忽然二樓傳來的怒吼把Uchida嚇住第二次,這次差點打翻奶茶,原先要開口的Draxler太太也愣在當場不知所措。

    整棟房子安靜了一分鐘之久。

    「……我正想說,進房間那時他們好像快吵起來了……」她尷尬地說道,打算先喝口茶讓自己緩緩。

    「不過,現在安靜了那麼久,應該是風頭過去了吧……」Uchida也捧起杯子,「方便說說他們正在談什麼嗎?」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兩人身後傳來,「阿姨,我先走了。」

    「不留下來吃晚飯嗎?」

    「不了,下次吧。」

    Uchida轉過頭,正好和下樓的人打了照面,「……咦?」

    是在輔導中心碰過面的實習醫生。

    穿著便裝的青年也同樣愣住了,但他很快就回過神向兩人道別,「醫院說結果出來了,我想快點去確認,先走了。」

    沒等主人再回應什麼,大門便匆匆關上,Draxler太太朝Uchida露出有點無奈的笑,「您可以面對面和Jule談了,他的房間在右手邊第二間。」

***

    Julian瞪著房門口,愣了好幾秒都還想不起來要怎麼講話。

    「你和你表哥和好啦?」最後難得是Uchida先開口,他看了眼房裡凹進一個洞的床鋪,走過去安安穩穩地坐下,和坐在書桌前的Julian面對面。

    眼前的少年眨眨眼,不好意思地笑出聲,似乎沒有心理準備開場白是這樣輕鬆的問候。

    「該說和好嗎……他那樣比較像是因為不可抗力因素,暫時放我一馬吧……」

    「他走得很急呢。」

    「嗯,Lisa情況有點不穩定,他還蠻擔心的……噢,Lisa是Benni的女朋友,我們兩家人很熟。」

    Uchida回想了下自己和對方曾有的短暫對話,「……她是女哨兵?」

    「你想太多了啦,人家是身體不好。」Julian揮揮手說道,Uchida剛想開口道歉,卻發現對方笑容裡帶了一絲落寞,「我就說過Benni很忙吧,所以才不想拿多餘的事情去煩他。」

    Julian心虛地轉開視線,故作平穩的語調仍然有些匆促,「媽說老師來做家庭訪問,我還以為是Alex……」

    「是Alexandra,」Uchida想想又補了一句,「不過她最近是真的沒什麼時間。」

    「所以她請你來看我?」

    「……不是。」Julian的目光迅速移回他身上。

    想到自己要說出來的回答跟對方想的一模一樣,就覺得有夠難為情的。Uchida深呼吸幾口氣,最後敗北一般垂下頭,「我就不能擔心你嗎?」

    他聽見Julian發出惡作劇得逞的笑,接著是抽屜打開的聲音,一只袋子湊到他眼前晃了晃,「我有聽你的話去醫院檢查喔,還拿了抑制劑回來。」

    「你這幾天還好嗎?」

    「你說被處分禁閉在家這件事?」

    「……」

    「幹嘛那張臉,我破壞公物是事實啊,那時腦袋不清楚嘛,不過要自己擔後果我是不會埋怨什麼的。」Julian輕鬆地說道,藥袋又被塞回抽屜裡,「待在家裡也好,周圍安靜很多……你要看我的檢查報告嗎?」

    「我可以嗎?」

    一本資料簿遞到Uchida面前,「你絕對可以。」

    他忽然不想再猜,Julian是抱著什麼心情讓他進到房間裡的。

    Uchida將資料裡每項數值和注意事項都閱讀過一遍,就像當年他在讀自己的那份報告一樣,只不過敘述文字從楷書體變成了拉丁字母。

    「建議……即刻服役。」他翻到最末頁,盯著表格裡最後一欄刺目的紅字,儘管多少做了心理準備,他除了無力跟讀也已經不曉得自己還能做得了什麼。

    他猛然抬起頭,「對了,你的兵單呢?」

    「我寄出去了。」

    「這麼快?」

    「嗯,給你,影本。」說著Julian拿出另一份資料,是接續著檢查報告的,Uchida才發現檢查報告的末尾其實有被整齊撕下的痕跡;他接過Julian遞來的東西,越看臉色越差,那份資料上明顯有著被狠狠捏皺過的摺痕,他似乎可以理解Julian的表哥為何會在不久前如此憤怒的原因了。

    「……Jule,你的判定結果是最好即刻服役。」

    「我知道。」

    「那你也知道,你被建議的是志願役吧。」他的口氣跟著每一個字變得越來越嚴厲,「你已經被判定最好是即刻服役,這代表你的精神力不容易受控制,為什麼你在任何保證都沒有的情況下拒絕了?而且還選擇延後服役?要是你在這期間狂躁症發作了收不回來,要是你義務役結束了還是沒有配對嚮導,出了什麼事你知道最後要負責的要吃虧的都還是你自己一個人嗎?」
Uchida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安然坐在椅子上的少年,他得花一番力氣才能阻止自己把這份資料往對方臉上砸。

    「……我知道。」Julian的臉色還是很平靜,「還有,我已經找到配對嚮導了。」

    「我怎麼沒聽說過?」

    「因為我現在才要講。」少年離開椅子蹲到Uchida面前,猶豫了一會還是縮回就要交握上來的雙手,他抬起臉,溫和的深褐色眼珠一如初見面時的真誠。

    「Uchi,你可以當我的嚮導嗎?」

***

    Julian覺得他的腿應該是蹲麻了,但是他很清楚,房間裡的死寂才是讓他渾身不自在的原因。

    「……Jule,喜歡是不能當飯吃的。」

    和Uchida對視很久以後,這名嚮導才低聲開口。

    Uchida抬起手壓上Julian的頭頂揉一揉,溫和的語氣裡卻滿是刻意為之的生疏,「你還是學生,以後還有很多選擇,不用把自己綁在一個比你年長的人身上,好嗎?」

    你是學生——又是一模一樣的台詞,一模一樣的理由。

    Julian感受著那隻手在他頭上搓揉的力度,直到這時他才真正認知到他和對方之間始終隔著一段距離;Uchida並不遲鈍,相反地他非常敏感,總在Julian邁開腳步前,就已經躲到他追也追不到的地方。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這次要做什麼,才能得到想要的結果了。

    也或許是根本就求不來了。

    做什麼都是徒勞,那乾脆撕破臉問個清楚吧。

    他掙脫開Uchida的手,後退幾步坐回椅子上,俯視比自己年長的人還是太過張揚,尤其還有他接下去的疑問。

    得試著讓自己的口氣成熟點,不要那麼毛躁。

    「Uchi,你在逃避嗎?」

    「我不需要逃避,是你逃避了身份這個問題。」

    「……你明明知道我想要什麼。」

    「但是我給不起。」

    「你給得起,你已經救過我好幾次了。」

    「這代表我必須繼續下去嗎?」

    Julian愣住了。

    他從沒有聽過Uchida用這種方式質問他。

    「你以為只要你是哨兵,我就會因此對你另眼相待,就會無條件答應你的要求嗎?」

    不曉得是因為還陷在對於他的擅自決定不敢置信的焦慮裡,還是因為終於切實接收到一個人的好感而生的壓力,Julian發現房間裡的空氣正在微妙地震盪,Benedikt的味道已經散得差不多了,是Uchida的情緒讓這一切變得不確定起來。

    這讓他有點害怕,害怕被影響進而導致自己失控,心跳已經開始不規律,安放大腿上的掌心也沁出冷汗;嚮導素可以左右一個哨兵的行動——醫師的提醒Julian今天真正地感受到了。

    他想開口回答Uchida,卻連點頭搖頭都不知道選哪個會讓自己更後悔些。

    Uchida似乎也被自己嚇住了,他半掩著嘴,負氣的眼神裡染進不少歉疚和驚慌失措。

    尖銳地挑明現實不是Uchida的本意。Julian很快便領悟過來,但是一時仍不知道該怎麼軟化現下的僵局。

    也許一個友善而熟悉的笑容是對方最需要的。

    「……我只是想說,謝謝你當了那個接納我的人,在每一次我以為只能放棄自己的時候。」Julian拉開抽屜拿出藥,他努力讓自己的口氣輕鬆一點,像在講一件路邊巧遇的趣事一樣輕笑著,「Uchi是很有原則的人,從你第一次跟我說教開始我就知道了,怎麼還可以對你鬧脾氣呢?」

    他撕開那包藥,假裝若無其事地吃下去。

    Uchida起身走近他桌前,「……要幫忙嗎?」

    「不用,我一個人就好……呃,」推開對方以後才發現自己幹了什麼,Julian急忙握緊Uchida頓在半空的雙手,「我不是在趕你的意思!」

    Uchida抿緊唇看著自己被捏住的手臂,好像還沒想好要回答什麼,Julian鬆開箝制,站起來輕輕擁住對方,「可是……你看起來好像需要先獨處一下,我也需要,所以今天到此為止就好。」

    察覺到兩人的心跳都緩和不少,Uchida在他懷裡幾不可見地點點頭。

    「……那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下樓。」

***

    Julian回到房間後,背靠著門板滑坐下來。

    犯規啊啊啊啊啊剛剛胸口被蹭那一下真是……!

    他曲起膝蓋,把臉埋進臂彎裡,好一會都說不出話來。

    重點又不是這個……

    「果然被拒絕了……啊!」忽然驚醒過來自己居然在自言自語了,Julian更加受不了地伸手抓亂頭髮。

    原地又蹬了兩下地板,他依然靠坐在門邊,眼神飄向自己的床舖,Uchida剛剛坐過的位置。

    他的態度應該還在可接受範圍內吧?

    Julian走回桌前,拿起那份連續被兩個人捏皺過的資料翻閱,最後他停在表格頁,黑灰色的證件照影本嵌在方格裡,剛升入高中的自己面無表情地回望他。

    想不起來拍照那天是在不高興什麼了,也可能只是表情沒有想像中那麼開朗而已。

    他還真沒有想到出現在門後的是Uchida,看著人空白當機的那幾秒鐘與其說是真的呆滯,不如說是太驚喜了反而不知要做何反應;雖然在休養兼關禁閉這幾天他們確實有聯絡,可是Julian對「有時間我去看看你吧」這句留言也沒有抱著百分之百的信任和期待。

    當Uchida撇過臉承認是自願性來探訪時,他簡直在那瞬間體會到人生贏家是什麼感覺。

    但是對方接下來的一連串疑問將他一舉打回現實。

    那個「現實」不是他做出了不可逆的決定,而是他在做下那個決定後,沒有人認為他有能力辦得到。

    家人也是,Uchi也是。

    而且他似乎在不自覺間表現出……太過自以為是的想法了?否則Uchi是不會輕易出現這種攻擊性語調的。

    因為是哨兵,就可以對親近的嚮導提出任何要求?希望那名嚮導能夠配合自己的期望?

    親近的嚮導還有另一人的吧?

    可是Julian絕對可以斷言,他對Benedikt的敬愛和對Uchida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感情。

    這是早就告訴過對方的,怎麼今天就沒有好好說清楚了呢?

    Julian撲到床上,抓起手機快速撥了一組號碼。

    ……忙線中。

    他氣餒地把臉埋進枕頭裡,過了好一會又被震動的嗡鳴聲嚇得差點摔壞第二支手機。

    「嗨……Uchi嗎?我是Jule。」

    『我知道,』他聽見話筒另一端傳來車門關上的悶響,『……找我有事?』

    「我想澄清一件事,」Julian抱著枕頭爬起來坐正,「現在方便嗎?」

    喀嗒。

    ……咦?

    竟然……這麼乾脆就掛斷了……,Julian丟開手機倒回床上,一下子就被列為被列為拒絕往來戶太過衝擊,他閉緊眼睛,倔強地死守著不讓這種挫敗感流洩。

    鈴聲第二次大肆作響,他嚇得彈起來,不敢置信地瞪著半掩在被褥裡仍在大聲熱唱的手機。

    滑開通話鍵以後聽見的嗓音,還是有點不真實。

    『我回來了。』

    「……怎麼突然掛掉了?」

    『剛剛才進屋,』他總覺得Uchida的聲音還有點喘,『不是不想聽你講的,你不要想那麼多。』

    印象裡,Uchida的住址在公寓裡是偏角落的位置。

    「嗯,我現在知道了。」Julian再度把臉埋進枕頭裡,這樣做應該可以讓鼻音不要那麼明顯吧?

    對面傳來類似玻璃杯碰撞的輕響,還在猶豫是否該由自己先開口時,他聽見Uchida嘆出一口氣,『那你可以講了吧?你想要澄清什麼?』

    「我……」他已經做好在下一秒對方就會切斷通話的心理準備,「我要講的是,關於兵役的事情,還有配對嚮導的事情。」

    耳邊傳來的還是空氣流動的聲音。

    兩邊都靜默了許久。

    『……你說吧。』

    手機掉進床舖裡。

    Julian用力抹了把臉,確定臉上沒有任何潮濕的痕跡,他深呼吸幾口氣,重新撿起手機靠近耳邊。

    「兵役的話,我就是想過了,排出了自己的順位,才會這樣做決定的,我想至少要把高中讀完,不只是為了你,還有我的課業和社團,我不想對不起在這裡付出過的努力……雖然延到一年多以後,好像還是太久了些……」他發現要擠出類似笑聲的氣音還蠻簡單的,「至於嚮導……也許我自己講了那種話我不知道吧,謝謝你提醒我,但我絕對不是把你當成予取予求的對象才這樣說的。我想爭取更多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沒錯,可是首先我會先成為,讓你認為我是可以共同分享全部的存在,而不是你勉強自己陪一個小男生玩角色扮演的遊戲!」

    Julian輕輕喘著氣,Uchida依舊沉默著,他有點好奇對方現在是以什麼模樣在聽他的長篇大論,但是時間越久,他就越感到對方正在把傾注的信任從他身上抽離。

    自找的,又怪不了誰。

    「所以……配對什麼的,就當我沒說過吧。在畢業以前我會好好控制自己的精神力的,可能有時還是需要你搭把手,不過……」

    『為什麼?』

    「……咦?」

    『為什麼要特地告訴我?』他竟覺得話筒另一邊的聲音有些不自信,『包括你的將來、你的想法……還有你接受了「一個嚮導拒絕掉你」這件事情,為什麼我會是那個讓你特地告知的對象呢?』

    Julian這時才意識到,今天的見面是他第一次看見Uchida不安的樣子。

    「因為我想讓你知道,你可以不用那麼擔心我。」

    他低聲開口,語調平緩,是確定自己還沒有失去任何東西的安穩,「我們可以再面對面,好好的說一次話嗎?」

    隔了好一會Julian才聽見回音。

    『……嗯,可以。』

    總覺得Uchi的聲音悶悶的,就像埋在枕頭裡一樣。


TBC. 17. Apr. 2017.

(無關緊要的近日回老家最驚駭日常)

妹: 我跟你說一個小秘密

: (肝活動中)??

妹: 我也開始玩偶像遊戲了

: ???!?!?!????!??!?!???!!!!!!

我以為這個少女一輩子就在影視RPS坑裡出不來了居然挖新坑了

评论(8)
热度(7)
© Matthew | Powered by LOFTER